2016
08.15

[團兵]warm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在84後,不過我想要寫溫暖的故事。
CWT遇到很多溫暖的人,也收到很多鼓勵,想回饋一些文字((至於通販,明天有時間就會弄一弄^q^


「里維前兵長。」

那是熟悉的聲音,抬起頭看來者,里維點點頭,低頭將手邊的花苗整理好後,拍拍手中的泥土站起身。
那是嫩綠和斑斕花朵點綴的庭園,身穿樸素的男人渾身的泥土,但依舊掩不去銳利。

「好久不見、阿爾敏。」
「是。」
「看見海了嗎?」
「是的。」
「很好。」
「艾連和米卡沙呢?」
「還有工作,但我想讓您做為第一個知道消息的人,所以特別跑來拜訪您。」
「謝謝。」 「您怎麼知道這次壁外調查找到海了?」

「要喝茶嗎?」

里維看著男孩,也許永遠無法將步入中年的孩子當做大人,領著他走回外貌小巧的家中,心中些微感嘆著。

那是被廣大庭園包圍的小小宅院,外頭刷著白漆、紅屋頂,窗邊都是爬藤植物、走進去一眼便看見客廳和半開闊的廚房,沒讓人看見的是隱蔽在一道門後的書房、還有直上閣樓的木梯,阿爾敏已經拜訪過很多次了,對於一個帶著光榮勳章的英雄來說,這樣的房子顯得狹小簡陋,但知道男人性格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不但一切都恰到好處,也是他所珍愛一切的濃縮。

那是“那個男人”所留下的遺產,好像理所當然的,被“這個男人”所繼承,看男人將茶端到桌上,連同點心,阿爾敏習慣的轉頭看擺在桌上的畫像。

「“團長”,我開動了。」

那是帶著些許嚴肅,被許多人遺忘的男人,但有些人永遠不會望吧,就像自己、像艾連、像當時參與那場惡鬥,最後殘留下來的人。
我們所看見的未來,是否是您想看的,您曾經說的人類未來,我們是否正努力朝那個方向?

「他早就不是團長了。」里維順著阿爾敏的方向,口氣柔和,也還好他曾經身負重任高位為官吧,畫像什麼至少還找得到,「他現在僅有的身分,就是個死人,還有這個房子的主人。」

那一切都是用非常溫柔的口吻訴說的,阿爾敏曾經很訝異,男人也會有這樣柔軟的口氣啊,但探究他面對“那個男人”的人生最後選擇,是對一個人充滿溫柔的抉擇、也是對誰摯愛的表現,相對的,被殘酷對待的自己,也因此無法停下腳步。
兩人就這樣靜靜享受茶的溫熱和香味,阿爾敏看里維閉著眼睛品茶的模樣,注意到男人鬢角有些白了。

說也奇怪,除了這一點小小變化外,男人像從沒變過。
好像時間流逝的比誰都還慢,好像就靜止在那一刻,所有人都隨著時間和時代改變,只有這個男人,活在小小的世界裡、活在不同的時間流速中。

「啊、這是禮物。」將茶杯放下後,阿爾敏才想起放在口袋裡,想馬上拿給男人的東西,說來好笑啊,過去的青澀已經褪去了,但面對男人時,還是那樣,緊張、忙亂。
里維看著玻璃瓶中閃著光芒的細沙、以及布袋中各種形狀的貝殼,將東西放到畫像前,端詳畫中的人,小小聲的和男人說話。

阿爾敏沒聽清楚他的話,只看他低頭認真訴說什麼,還有從他衣縫中滑出,一條老舊皮繩、以及上頭非常素、被磨的發亮的白色墜飾。

皮繩是那個男人逝去時、戴在頸上的,寶石是團長的象徵、因此移交下一任團長了,里維收下皮繩、過不久就找了墜飾戴上,有人說那是一截骨頭,有人說那是火化後、從男人遺骨中留下的結晶。

聽起來很有都市傳說的味道,阿爾敏看他嘴角的笑、在說完什麼後,轉頭和自己說了謝謝。

我才要謝謝,很多感謝。

在離開溫暖的家時,阿爾敏深深的鞠了個躬,看男人走回剛剛的花圃前,蹲下身繼續整理。
聽聞附近的人說,男人很少和人打交道,但見面時,總會點點頭、簡單閒聊著生活點滴,太陽大時就說天氣好、下雨時總說涼爽、寒冷時總會說句保重身體。

關於過去,一個字都不提。
好多話說不出口吞進嘴裡,好多問題得不到解答,阿爾敏呆愣看著男人蹲低的身子,雖然是強烈的深色、卻好像要被草綠和花紅吞沒了,像整個人被大地擁抱,或成為這片土地的一部分。

想問,比如說你深愛一個人為什麼選擇放手、為什麼你依舊選擇沉默向前、為什麼還是對這個世界、對每一個人溫柔。

但答案好像很簡單似的。

你會因為愛一個人,所以愛他所愛的,因為你曾經被溫柔擁抱,所以你選擇對他人溫柔。

雖然很久沒聽見了,但阿爾敏記得,里維前兵長在提起男人時,如果說起他的名字,口氣總是帶著滿意的溫柔,像是呵護著他、珍惜的他。

但總可以見到那堅強的雙眸,一下滿溢的脆弱。

所以再也沒人敢在里維兵長前提起他的名字,像是個禁忌,就算那個男人、和人類最強的英雄,總是被並列提起。

艾爾文‧史密斯,曾經被稱為殘酷的惡魔,最後卻被溫柔擁抱、被深愛的人疼惜,雖然沒機會親眼見到大海的遼闊,但那個人有著全世界最聰明的腦袋,大概光靠勾勒想像,就已經描繪出世界每個角落的雄壯。

因為是那樣無敵的男人,所以連人類最強,都無法敵過那短短幾年的回憶,選擇戰勝世界所有險惡,只希望能將他腦中描繪的東西傳達給世人,並守著那幾年的回憶,靠回憶活下去。


光靠著回憶、呼吸著舊時光的一切,里維兵長就可以活下去。

「艾爾文──」
在回頭想離開時,阿爾敏聽見男人清晰的叫出那個名字,一如往常的,充滿包容、溫柔,那無止盡的思念和愛情,在時間緩慢流動的男人心中,會被磨到褪色嗎?
瞇著眼睛,阿爾敏安靜的看男人依舊雙手未停的辛勤勞動,也許時間帶走許多激昂的情緒,也少去哭泣,但看著守望過去的男人,要將他拉出回憶,或者讓他跟著回憶沉至谷底?

漢吉團長曾經說,就讓他這樣做吧,人都有割捨不了的東西,有不得不抱在懷中、就算千斤重的包袱。

更何況、阿爾敏,你看不見嗎?
那個被他想念的男人,一直守護在他身邊。

阿爾敏在有些模糊,分不清是否淚水的錯視、或光影錯覺中,看見那高大身影、柔金髮絲、和天空一樣耀眼、帶著淺淺笑意的男人,略略低身,像守護著辛勤工作男人似的,站在他身邊。

那個和諧的景色,就是里維兵長所勾勒的未來。

而他在那個幸福的記憶和時間裡,過得幸福。

只要幸福就夠了。
不需追逐。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