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9.12

[團兵]My sweet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點短篇準備睡了w


天氣涼的時候里維會先替艾爾文回老家做準備,將厚重的冬衣拿出、順便整理家裡後、將院子裡的植物稍微整頓過。
男人的衣服意外的多,有些是他父親的留下來的、有些是貴族餽贈的,艾爾文會穿的就是那幾件,但衣服總會破損,更何況調查兵團可不是什麼文書工作。

自顧自的替艾爾文將上一年補過好幾次的毛衣摺好收進箱子,里維拿了兩件貴族給的、毛料柔軟的毛衣外套和針織衫,將厚重的羽絨整理後掛在遮蔭處吹風,總之艾爾文的事情都是自己打理的,里維光整理完櫃子就消磨完一個早上,好不容易喘口氣後拿了準備的三明治填飽肚子,里維看著白牆、還有安靜的宅院。

艾爾文很少回家,但東西總是往家裡送,不少箱子還疊在客廳牆邊,有些文書和信件也被一捆一捆的擺放著。
與其說家、不如說是個倉庫。

在和他熟稔、某次來不及從皇城回調查兵團所以來借住後,里維知道,這個地方對艾爾文來說,不是什麼避風港,而是一個不忍回首的過去,還有不斷堆疊生塵的過去,但是這裡也是曾經溫暖的地方吧,里維能猜想過去的孩子是怎麼在屋內屋外奔跑穿梭,窩在角落或房間內,和父母親享受溫暖。

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應該是艾爾文獨有的記憶,但也許常聽他說起過去的點滴,也多少將溫柔和回憶寄託在這個地方。
艾爾文也知道,他只是淡淡的說,如果想要將這個地方當作回來的家,那這棟被閒置的房子,多少也有些溫暖的意義吧。
那樣溫柔的話語,包含著許多親吻,里維閉上眼睛,也許這個家有艾爾文生長的記憶和氣息,所以在這裡,就像和艾爾文一起般。

男人的一切,在自己眼中都是帶溫度的,就算有許多沉重、現實也不那麼可親,但人總是有逃避的場所,也有想要暫時放空放下一切的時候。
門打開了,艾爾文走進家,看里維頭歪斜靠在沙發上熟睡著,小聲的一步步走到他身邊,看里維難得沒有驚醒、連睡著時慣性的皺眉都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知道他安逸在這裡的原因,而也因為知道,所以感到一絲絲的甜蜜。

「里維──」
艾爾文低下頭,輕輕在他額頭上吻著,看他微微張開眼睛,對自己微笑。
是被那樣的笑容給迷惑,艾爾文想著原本是想藉工作之餘繞過來看看,但忍不住圈抱住里維,再加深接觸和親吻。
在撫摸他的渾身時,只想著,如果就這樣沉進在昏暗和溫柔的時光就好。

所有的殘酷,在擁有彼此時,都包覆著溫暖的光暈。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