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0.09

[團兵][艾爾文團長生日賀]Back For You 04.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有人問為什麼讓漢吉說出那些話,好像太直白了些,在我眼中,漢吉還是相信莫布里特存在在某處,但他還沒找到,所以相對於里維,他對莫布里特的死,有自己的解釋。
我是這樣想的。



無論如何,一天還是會過去的,無論痛苦或喜悅,時間依舊前進。
艾爾文一直以為,得到某些結果時,就會是時間的終點。

看著陌生又熟悉的部下時說不出口的,是他對自己卡在半路,並沒有走到終點的恐懼。
就算知道沒有巨人,內心的躁動和惶然,依舊困擾著我。

***

「目前,你的房子是我在住。」里維最後還是在大家半逼迫下,帶男人回家,這是沒辦法的下策,畢竟在場的人都對男人懷有愧疚或許多不解,光是視線就足以讓空氣中的氣氛凝固。

男人也有很多話想和往昔的部下說吧,當然,因為他不知到他死去前的那一小段時間發生什麼事,所以也不懂所有人眼中閃爍的情緒是什麼。
所以唯一被他忘既消失在記憶中的自己,大概是現場唯一不會有太多問題或障礙的人,雖然自己就是殺了男人的罪魁禍首。
在不懷有愛和過去牽絆的情況下,艾爾文如果知道自己的決斷,只會將陌生的這個人當成殺人兇手吧。

「我的房子,是分配給你嗎?」
調查兵團內偶爾會將沒家屬的士兵財產贈與或轉移給還活著需要的人,眼前的人大家都叫兵長,雖然是自己毫無印象的職位,但應該身居高位。
「不是分配的,是被贈與的。」也是回到城內才知道,艾爾文遺囑中,已經將所有財產指定給自己繼承,雖然男人金錢方面的財產少到讓人難以相信是團長,但那些書、回憶和給自己一個可以回去的家,讓當時的自己有些安心的感覺。

「是嗎?也是,以所在的土地價值來說,還算能做為有價物贈給有功的士兵吧。」

「是你送我的。」
知道這樣的話毫無意義,但里維還是說出口,看男人臉色一沉,很認真的瞪著自己的臉看了好久。
自己曾經被他瞪到渾身顫抖,那時的自己正在黑暗的地下街中,被他和米克抓住,當時的艾爾文多了許多冷酷和年輕時的氣盛感,而現在的他,多了幾絲柔和、但又空洞。

乾脆拉住他的手,里維想著,如果你是我認識的男人,現在內心一定非常混濁吧,因為眼下的現實,是你無法解答的,也是世界不會給你解答的。
打開門讓男人先走進去,就看他露出懷念的表情,看著擺設依舊的客廳。

男人在死去前,也一兩年沒踏入老家了,在他當上團長後,多數的時間都住在調查兵團內,自己只有幾次湊巧要和當地貴族開會,和他回來,當作暫時的處所,睡一晚又匆忙離開。
艾爾文在和自己說起年幼時的故事後,才將對老家的恐懼對自己吐漏,回到這裡,對他來說像是一種詛咒,每個角落都有逝去父親的身影,還有蒙懂的自己、即將要殺死深愛的親人。

「擺設我都沒有動過,你父親的東西、我都替你收在書房。」畢竟遺物到處散落也很難收整,里維在搬進來後,花了很多時間將書籍和遺物分類,小心的收在書房。
「你知道我父親?」
「是的,我知道,全部都知道,那間教室、那些問題,還有你父親死了。」

男人除了自己,什麼都還記得,里維在煩悶的瞬間將對艾爾文來說如同禁忌的話題一股腦說出。
就算巨人消失了、所有一切都結束了,什麼都喚不回來了,艾爾文在這一刻深刻體認到當時負載人命時的沉重,我可以犧牲所有人,為了證明父親的猜想,但一切換來的,也只是空蕩的家、對過去無法挽回的悔恨。

現在回想起,自己竟然還可以承受到那一刻,那些折磨和壓力痛苦,一個人怎麼忍耐不去死呢?

「我還和你說了什麼?」
「很多吧,你想得到的、沒想到的,忘記的。」

如果男人真的活著,不是大家群體作夢,那接下來的人生、要怎麼度過呢?
艾爾文曾經說,想和自己到哪裡躲起來,安靜與世無爭的過完這輩子,那個夢想在他死後戛然而止,眼前的男人也不會懷抱同樣的夢想吧?

「你叫──里維吧,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他雙眼中倒映著情感,那是一起走過痛苦的人才會有的濃厚情緒,但為什麼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
「不用說抱歉,我也很抱歉你還必須活下去。」你所渴望想雙手追尋的未來已經消失了,里維看男人自從踏進家門後,就逐漸藏不住的疲倦和痛苦,自己曾經害怕著艾爾文活下去後要反覆背痛苦折磨,眼前的他就是自己所害怕的現實。「先睡一覺吧,也許明天醒來,你和我都只是做了場夢。」
「夢嗎?」
艾爾文感覺自己開始發抖,強烈的恐懼、那對活著的敬畏和死去部下靈魂環繞下的冰冷,看陌生的男人露出同情、並對自己伸出手。

說來有趣,艾爾文從來不曾記憶起母親。
但矮小的男人給了自己一個溫柔的擁抱、就像在牆上時,那細瘦的首帶著力度、緊緊的,像要將一切包覆在懷裡、像要將自己的痛苦和歡愉全部收納隱藏撫平。

我所想要的、就是這份力量。
想被誰無條件的接納,想要尋找到撐得住自己的人。

「睡吧、艾爾文,我在你身邊。」

男人溫柔的口吻說著,並在自己後頸輕柔撫摸。

好懷念、好懷念的感覺。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