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0.13

[團兵][艾爾文團長生日賀]Back For You 05.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家裡有奶孩、真是妨害寫作啊(雖然也會取材到),總之~艾爾文生日快樂樂樂樂~~~~~~~~!!!!!!!!


人都是為了某個原因、某些事情所以堅強、活下去。
也有人是為了那份堅強赴死的。

只有死掉那一刻會品嘗到死有多疼痛。
也只有你死掉那一刻,愛你的人才會知道有多痛。

***

滿桌的書。
生活還是持續著,里維盡量按照往常的生活步調,一樣早起、在庭院裡整理花草園圃,到早市購買一天所需要的材料、再到鄰近的酪農家中購買新鮮的牛奶。

不過材料份量從一人變兩人、手中的東西沉重許多,這幾天煮飯時分量也抓得辛苦。
男人拜訪一些朋友,皮克西斯看到男人反應不大,也許是漢吉先解釋過了,但奈爾就不是了,激動的胡言亂語一陣,然後緊抱住男人。

里維只送男人到目的地就離開,離開調查兵團後,一直將這些人的問候和問暖推到門外,也許是真的累了,又或者在親自埋葬艾爾文後,覺得疼痛和對誰的感情已經被消耗殆盡。
艾爾文的死,對他來說是否是解脫?或者是自己一廂情願呢?在男人突然活生生出現前,里維從來不思考這方面的問題,畢竟人死了就是死了,自己也不會回頭對選擇後悔。

艾爾文將一切交給自己,連死亡,都是自己決定的。
所以能不能活下去,也是交由我決定吧?
如果現在問他,他會同意自己的想法,或者對自己的決定感到不諒解?

「他已經忘了,你也忘了吧。」

對著空氣說話,里維將桌上的書堆放整齊,並小心的不要把倒扣的書和翻一半的書弄亂,並將冷掉的咖啡拿到廚房倒掉。
男人早餐吃完,坐到書桌前才喝一半,就被阿爾敏和漢吉約出門了。
畢竟那個腦袋價值連城,就算不是征戰上的謀略,男人的博學和靈活的腦袋,對現在凡事都要創新並精進的時代來說,是必須的。

是必須的。
就算知道是必須的,也想因為個人理由讓他好好安眠。
將桌上的東西收好後,里維在廚房內準備午餐和晚餐的食材,簡單打包午餐後,出門去到在男人出現前,每天都會拜訪的地方。

「艾爾文‧史密斯。」蹲下身輕輕擦拭過沾染塵土的名字,里維看著發亮的墓碑、上頭反射自己的模樣。「午安。」
漢吉曾經問自己,是否要確認男人的真偽、要不要將土翻開來看個究竟,但關於這個提議,里維馬上就拒絕了。

「我了解艾爾文史密斯,知道他會做什麼、會說什麼,我熟悉他到一個讓我害怕的地步,而我可以跟你說,他真的是艾爾文。」

他的體溫也是真實的、是熟悉的,這樣的話里維沒有說出口,只看著漢吉聳肩,然後動動嘴巴。

里維知道漢吉在問,那你呢?
也許我的感受不是那麼重要,里維坐在墓碑旁,比起和冷硬的石頭傾訴情感,自己寧可和他說上幾句話。
就算在艾爾文眼中、自己是陌生的,光是聽他回應的字句,就足以填滿內心的空洞,也沒有比看著他的眼睛,更讓人開心的事了。

「我應該守著和你的回憶,或終於可以往前了?」

如果男人沒了記憶,那就不需要牽掛著他了,艾爾文史密斯無論在混亂的時代或現在,都可以活得很好。
像他曾勾勒的藍圖,有著平靜安穩的生活,和伴侶相守著。

他如果從現在開始過著平凡家庭的生活,一定會有孩子、之後會有孫子吧?
光想艾爾文抱著孩子的模樣,就覺得心痛、但又是那麼美好的樣子。

「我可以過我自己的生活了嗎?艾爾文──」

吃著簡單的午餐,里維有很多話想和男人說,但不是活過來的那一個,而是死去的那一個。

***

收到漢吉和阿爾敏送的書籍,並開心的聊過一個下午,艾爾文回家前,被漢吉拉到一邊。
「你和里維相處的如何?沒問題吧?」
「還好,怎麼了?」
該說是很好嗎?矮小的男人一直安靜的陪伴自己,無論是恐懼或因為過去記憶引起的恐慌,只要看著男人,就會稍微平息一些。
「沒有,我只是擔心你們而已。」里維以前什麼都會說,現在什麼都不說,漢吉曾經想這個朋友是否有點自閉過頭,但又想,每個人沉澱情緒和面對情感的方法不同,里維一直都丟出太多情感在他人身上,也許他也累了吧?

「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只是覺得他一切都打點的太好了。」吃的東西、溫暖的床、生活所需的一切,男人都默默的替自己準備,「對一個陌生人、不,忘記他的人這麼周到,我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嘛、因為你很特別啊。」漢吉是打定主意要讓男人想起來,開什麼玩笑,就算里維不想把艾爾文敲醒,自己這個旁人可打算用力揍幾拳。「你想想,你有和誰交情好到會知道你愛吃什麼、生活習慣、討厭的、喜歡的,還有你的過去?連奈爾或米克和我都沒有吧?」

「呃。」
「老實說我還有一半不相信你是我認識、死掉的那個艾爾文,因為那個傢伙看到里維就會笑得像智商開根號,很珍惜他。」
「我真的不記得──」
「那我還真想問你為什麼會活過來、該不會是想要惹他生氣吧?如果是這樣,我還巴不得你躺回墳墓底,真是的!」
「墳墓啊──」
「是啊。」

漢吉將墓的位子和艾爾文說了,要他回家去看看,而艾爾文也真的去了。
遠遠的,艾爾文就看到里維頭歪靠在墓碑上,喃喃的說了些聽不清楚的話,又看他珍惜的撫摸著墓碑,伸手圈抱住冰冷的石塊。

又想起他安慰自己時、溫柔的擁抱。
里維是個,看起來充滿憤怒,但事實上溫柔滿懷的人。
也許曾經為部下的他,因為這份溫柔,外加書上提及兵長時,極佳的能力和卓越的戰術執行力,讓自己信賴不已吧。

「為什麼──都忘了?」
反覆思索著,腦帶卻一片空白。

最後,艾爾文沒有靠近墳墓、也沒和里維打招呼就先回家了。

那個地方,是自己不能踏入、屬於擁有兩人回憶的里維的。
如果在那裡和他說話,等於玷汙他的回憶。

心有些痛。
看著被收整齊的桌面,艾爾文手貼在胸口,感覺心臟跳動的頻率,沒由來的,一陣刺痛。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