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1.05

[團兵][艾爾文團長生日賀]Back For You 10.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不知道是否寫得寫不完www鼻塞好痛扣啊


里維安逸的睡在懷中,捲曲著身子。

艾爾文醒來之後看他睡熟的臉龐,那每一個臉部線條都如此柔和,讓人想要輕輕吻上。
也真的吻了,但非常小心的、生怕讓里維醒來。

但他並沒有驚醒,艾爾文想著,自己也許真的給他些許安全感了,屬於過去男人的安全感。
如果這些都是單單我這個人、給你的安全感就好了。
有那麼一點忌妒那個自己想破腦袋都想不起的艾爾文團長。

但比起死去的那個人,自己還活著,也許少了點什麼,但絕對有時間可以在創造新的回憶。

輕輕握住里維的手,如果現在到未來到死的時間,都用來和你創造新的未來就好了。

「我喜歡你、喜歡你。」每一次告白都覺得很篤定,艾爾文拉起里維的手,在他手背輕輕吻了吻。
也許里維在情緒方面還要許多整理,但從他的依偎和接受自己的親吻、可以感覺他已經接受自己的情感了,看他睡沉的模樣,如果過去的自己曾經看過數次他安穩的睡顏,那現在的自己,要看一輩子。

從來沒想過未來的事,一直隨著父親的腳步和巨人往前邁進,但現在不需要思考那些了,只要想自己和喜歡的人的未來,這樣的感覺多美好。

「如果可以、我想──」
有許多和你一起、想要體驗的純粹夢想,如果能趕快和你說就好。
壓抑下想要開口大聲和里維訴說的衝動,艾爾文等待著、想著,里維、里維,快醒來。
想說好多、好多。

***

手被緊緊握著,里維看著男人很認真的,詢問自己是否願意和他離開城內,到哪裡都好,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看看,再決定未來要落腳何處。

「我想和你一起看看世界,不適和調查兵團,只和你。」

那熱切的雙眼訴說著的未來,曾經,因為公事繁忙而面露疲倦的男人,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
不想被任何人打擾,就算是朋友夥伴,也想暫時拋在腦後,只要兩個人就夠了。
雖然男人出現的突然又讓人徬徨,反彷彿是要兌現對自己的諾言般,說出來的話、對自己的溫柔,都和記憶中一樣。

「──就算,我曾經殺了你?」
「雖然第一時間我也非常震驚,但、里維,我想相信你。」如果里維對過去退怯,那自己應該要向前,也許再次回到他身邊卻毫無記憶,就是為了要讓彼此不再糾結過去吧?
「我也不知道、是否還有辦法喜歡你?」

如果彼此是一見鍾情後、單純相愛的情侶就好,但懷抱著記憶,里維並不想鬆開艾爾文的手,卻不知道是否能夠和男人一起走向未來。

「我知道你喜歡我、而我愛你,就夠了。」
雙手緊緊握住里維的手,艾爾文看他雙眼中搖曳的不安,逐漸的緩和下來。
不知道過去的艾爾文怎麼追求里維的,但現在的自己肯定,只要一次又一次的說、並陪伴在他身邊,一定可以讓他說出喜歡。

如果艾爾文能夠陪伴在身邊,一次又一次的說,也許哪一天,自己真的會相信也說不定。
還有些迷網,甚至對艾爾文活著這件事依舊困惑矛盾,但也許這些疑問可以暫時放下吧,在男人懷中自己可以暫時忘記痛苦的部分,也許、可以真的只記得過去相愛的甜蜜、還有現在,能夠和男人一起創造些什麼──
里維緩慢捏著艾爾文的手,才想著有另一件微妙的事。

「你的手──?」
「嗯?」
「不、沒事。」

那個記憶還是些放在過去吧。
里維想著,看艾爾文貼過來,閉上眼睛、讓他輕輕貼上雙唇。

***

我會取走你所有關於戀人的記憶,我真的非常好奇,是否,真的有所謂的靈魂、或將彼此的心臟交換這種可笑的事。
啊啊、聽起來代價頗高呢。

男人笑著,撫摸著胸口,想著那些陪伴自己邁向死亡的溫暖記憶,會這樣就失去了啊──

是嗎?那為了公平,我讓你完整的回到他身邊如何?那隻殘破的手,怎麼看都很礙眼不是?
這可是我英勇的戰勳呢──

毫無記憶的你,還會喜歡上同一個人嗎?或者、回歸正軌?享受家庭、朋友、平凡的幸福?

啊啊、誰知道呢?

如果你選擇了完全不同的未來、拋棄那個男人,那就是我贏了。

聽起來頗危險呢,連記憶都沒有了,看樣子我輸定了。

騙子。

惡魔微微笑,看明明是人類、卻被冠上惡魔稱號的男人,嘴角揚起的笑意。

你這有自信的笑真惹人厭啊、艾爾文史密斯,如果你還能重新愛上那個人,你就贏了,就再去活一次吧,你可以擁有和那個男人相同的壽命、也許是相同的夢想吧,但只要你背棄他,靈魂、生命、甚至在他人記憶中的樣子,都會成為我賭贏的獎品。

如果可以回到他身邊,就算幾分鐘,我也賭了。

哼、看你根本只是個為愛奮不顧身的白癡,什麼功高英明聰慧的團長啊──

惡魔揮揮手,覺得自己的賭局貌似全輸,就看男人鞠了個躬,臉上充滿對身愛戀人的愛意。

算了,那也要男人真的在失去記憶的情況下,還能夠喜歡上陌生的男人。

他的自信是因為記憶和牽絆,但毫無連結的情況下呢?

不要讓我失望啊、艾爾文史密斯。

***

「欸?不跟我出去探索?為什麼?」
「我想陪在里維身邊。」艾爾文看漢吉吃驚的樣子,又看他聽了自己的理由,露出有些憨傻的開新表情。
「我很擔心你們啊,還好啊還好,怎麼?和里維和好了?」
「不、並沒有,但至少,他願意接受我在他身邊。」
「是嗎?對他來說、已經是很大的讓步啦。」
「是啊,等我和他將所有的東西處理好告一段落,也許我們會離開一陣子。」
「哼、想和里維兩個人甜甜蜜蜜的到處玩對吧,唉、人都老大不小了,早點定下來啦。」
「我想和他一起看世界。」

「噁、超閃的,艾爾文史密斯,你知道對一個孤家寡人來說,這些話都讓人快吐出來啦。」漢吉揮揮手,「啊話說那個,你的退休俸啊,我會要阿爾敏算一算給你帶過去,雖然我不知道你腦袋瓜裡還少了哪些東西,但我想,替我們好好照顧兵長,你應該做得到吧?」
「嗯,我會和他一起努力的。」
「唉、好啦,但別斷連絡啊,好不容易你回到我們身邊了,可別下次連絡又是你的死訊,你知道一直聽同一個人死了又死了,心臟可是很難受的。」

漢吉聽男人笑出聲,點點頭,打開團長室離開,看里維正在外頭等待,和自己對上眼點點頭後,就看艾爾文牽住里維的手,將門關上。

「真是的、什麼靈魂伴侶的,真讓人又討厭又羨慕啊──」看著桌上、過去部下的肖像,漢吉有些寂寞的笑了,伸手彈了相框。
也許很難所有人都幸福呢,那些犧牲的、逝去的,但能夠因此換來一兩個奇蹟,也許、會讓人更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無法用理性思考科學辯證、卻值得期待並盼望的幸福。

真該死啊,我也笑出聲了。

***


((後續大概會在花一點篇幅寫吧www先睡www被一堆感冒的學生集中攻擊+空氣不好導致氣管不適真的很要命www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