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1.10

[團兵][18][白吃白嫖團x廚師里維]16.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手癢+好想看團兵滾床單T-T....誰來給我糧...


規則一、絕對不能留下痕跡。

艾爾文膝蓋抵著里維的背,用半個身子壓住正在掙扎的戀人,粗魯的將他雙手捆緊、聽他臉埋在床單裡發出的咒罵,想著還好自己體格來說有絕對優勢,沒反被他痛扁一頓。

規則二、過程中絕對不甜言蜜語、不說情話。

抓著他肩膀將他翻過來,艾爾文看他臉上的怒氣,連忙將手帕塞進他嘴裡堵住他可能的咒罵,看里維眉間緊皺依舊怒氣沖沖的樣子,嘆口氣,手摸到他腰間。
輕易將他的長褲扒下,艾爾文按緊里維不讓他有踹過來的機會,拿了繩子將他腳捆緊。

那光裸的雙腿總是適度的激起自己情慾,低下頭張嘴就咬,聽憤怒的呻吟,這怪不了我啊、親愛的,誰要你小腿肚的弧線這麼誘人?手感又這麼好呢──不是很客氣的咬著,艾爾文撫摸著戀人的腳,一下就摸上大腿,愉快的貼在他腿邊聞聞嗅嗅,啊啊、熟悉的味道。

還有情慾的味道。

「就算綑成這樣,你身體還是很誠實啊。」藏在底褲內的性器已經勃起,這具身體到底多敏感呢?隔著布料咬了咬戀人的性器,啊啊、好可愛、好可愛。
「我就不客氣了。」感覺身下的人一下就抵抗力盡失,畢竟彼此的身體異常契合,只要稍微具有情慾的挑逗,一下就會沉浸在做愛的氣氛裡。
手揉著他的臀瓣,沒有太多額外的愛撫就直接吻上雙臀間,感覺戀人的身體又緊繃了起來,掙扎的呻吟混著喘息。

「你看、一下就濕了,不是我在說你,我可不是懷抱愛情的上你,只是想上罷了,身體可以不要這麼賤嗎?」
厭煩的用力揉捏他的臀部,只要手指插入他的體內,就可以感覺他身體熱切的迎合過來。

好煩啊、好煩啊,艾爾文抓抓頭,自己想要的並不是這樣溫馴柔順的情愛,抓著里維又翻過來,看他雙眼中的恨、又翻過去又翻過來玩了好一陣子,手拉下自己的褲頭、磨蹭著自己按耐不住的慾望,看里維在自己玩時雙眼充滿淚水,忍不住將陰莖貼在他臉上磨蹭。

「喂、你這麼委屈讓我一點興致都沒有──」淚水並沒有讓人憐惜,反而會挑起另一種慾望。
想折磨他、看他哭泣的樣子,如果能夠讓他痛苦更好,艾爾文想著,將他嘴裡的手帕拉開,抓著他下顎將陰莖塞進。

為了防止被咬,艾爾文捏緊里維的嘴,毫不客氣的壓在他臉上抽送著,聽他抽著氣,發出接近嘔吐的聲音,緊捏他的臉頰,在感覺濕潤和炙熱後,又感覺他的舌頭正努力的舔著自己的器官,不時發出情慾的低喘。

「你真的──」
該笑還是該哭啊,自己是想要讓他痛苦,沒想到戀人的M屬性這麼嚴重,毫不客氣的將精液射近他嘴裡,艾爾文抽出自己的器官時,看里維馬上閉緊嘴,一下將腥臭又濃稠的精液吞進肚裡。
「好濃──」里維舔著嘴角,還帶著些許哭音,「親愛的──」
「嗯?」
「你這樣玩不夠狠啊。」
「你明明就要哭了。」艾爾文伸手抹去里維眼角的淚水,「再狠一點我只能揍你會直接強暴你了。」
「我們第一次不就這樣嗎?」
「那個時候我可是很享受、你也是不是嗎?」艾爾文的手摸摸里維的頭,「我可以溫柔的抱你了嗎?」
「好吧、你這個彆腳演員。」

規則三、被虐者只要說出告白、或甜蜜的情話,就必須停止各種行為。
艾爾文解開里維身上的繩索,迫不及待的親吻柔軟的雙唇,手急躁的握住里維的性器,磨蹭感覺他身體愉悅的回應自己後,艾爾文將才半勃的性器插進里維身體裡。

「哈啊──」里維手急躁的抓著艾爾文的肩膀,指尖用力刮著,每次男人想玩些不一樣的,卻根本都下不了重手,下次要玩還是我來綑你好了、真是的──

男人的性器磨蹭著體內愉快的地方,並越來越硬挺,享受著被充滿的感覺,里維手撫摸著腹部,享受艾爾文在體內的感覺。
只要和艾爾文做愛,無論形式,都會輕易挑起慾望,張嘴喘息著,好舒服、好舒服,無論是被愛的感覺、或做愛的感覺。

「里維、親愛的──」

忍不住咬著他的頸部,那總是包覆自己的熱度、和敏感挑逗的韻律、夾緊自己的肉壁,一切一切,都讓人著迷。
總想著要怎麼讓自己不這麼為里維中毒,卻一次比一次沉迷──抓著他的腰部衝撞他體內,艾爾文緊抱著讓自己沉溺的身體,想著,大概沒辦法離開他了──

艾爾文的體重和體熱讓人能忍受他矛盾和偶爾另人不快的一切,里維勾著他的腰,想著這就是命中注定的戀情吧、為誰失去理智的瘋狂──

下次再列個新的規定、再重新玩一次好了──里維熱切的獻上親吻和所有的熱情,讓男人更沉溺於自己的肉體──
好愛你、好愛你──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