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1.11

[團兵]Hereafter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每次看到截稿日的時候,都會想要寫其他的東西(快逼他去寫稿子


其實很不懂艾爾文對自己的情感。

里維歪頭看熟睡的男人,連日熬夜趕工他也累了,回家緊抱住自己後,整個人呈現關機的狀態就昏睡過去了。
還好自己已經習慣這份重量了,將他拖回房間,反正自己也累了,就乾脆靠在他旁邊睡了一下,醒來,男人還是熟睡到接近昏迷的樣子,但唯一不同的,一隻腳橫在自己身上,手也圈抱著自己。

好像無論如何,都不想分開。
艾爾文完全就用行為詮釋愛情癡迷者,至少,兩人已經糾纏好幾輩子了。

記憶中最清晰的還是初相遇時的團長兵長,兩人死後過了其他不同的生活,但無論多久,生在不同國家、兩人還是會在街上、在各種地方,重心相遇又相愛。

過去的自己曾經想反抗過,想著何必被上輩子的感情糾纏住呢?但又誰抗拒得了艾爾文?里維想,自己幾乎是和他說上話後就淪陷了,那不是過去情感的催眠,而是對這個男人在靈魂上、契合到讓人難以抗拒。
自己也不會笨到為了小小的反抗將艾爾文推遠,畢竟和最愛、相處起來最舒服的人在一起,是讓人愉快又幸福的。
說來也不可思議,只要遇到艾爾文,無論當時的自己有多沮喪、遭遇多少痛苦的事情,都會迎刃而解。

兩人不曾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事,艾爾文有能力、但也就是中上階層的精英份子,自己也什麼行業都體會過、就可以說是平平順順的生活吧,兩人也不曾痛苦的死去、也沒品嚐過什麼難堪的分離,就這樣很平穩的,直到老又死去。

艾爾文總會在自己死前,在耳邊說,不用害怕,我會找到你。
那根本就是一句詛咒,讓自己期待著,可以和艾爾文手牽著手,享受下一段人生的詛咒。

「艾爾文、為什麼──」

兩人都覺對有能力在沒有彼此的情況下,過好人生,也許會更精彩、或豐富許多,畢竟有伴侶就會停滯下來,只想將時間留給對方、只想看著他。
就算問幾次、或質疑他數次,男人也只是苦笑著,好像努力想要給自己語言上的答案,卻最終語塞。
伸手撫摸男人熟睡的臉,久了自己便放棄思考了,連艾爾文都說不出所以然,自己理所當然也懶得想。
男人會是自己人生的終點。

想著想著、里維又昏睡過去,再醒來時,是因為男人手在臉邊磨蹭,還有帶著鬍渣刺痛的親吻。

「就說──很癢了──」
男人的鬍渣總是又刺又痛的,手撫摸他的下巴,聽他開心的笑著,說抱歉、但一點道歉的意思都沒。
「早安。」
「嗯。」
「我餓了。」
「要吃什麼我幫你煮──」

男人的手卻在自己說話時摸上腰間,里維嘆口氣,閉上眼睛迎來男人的親吻,手搭在他肩膀上,讓他的頭埋到自己胸口、盡情的磨蹭親吻。
光是這樣的接觸,就讓自己無法放手。

艾爾文感覺到懷中里維情緒有些激動的、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衣服後領,想著他大概又在想什麼難以用幾句話解釋清楚的事了。
而這樣的煩惱,一定是因為自己吧?

「只要有你就夠了、里維──」

在他耳邊親吻後留下情話,看他耳朵微微泛紅,輕輕吻上他的耳垂。
這份因為戀人而滿足的情緒,足以讓自己捨棄一切,只追求和他相遇的可能。

只能感謝命運讓我一直遇到你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