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1.23

[團兵]in mind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收東西時想到的短文



「里維兵長嗎?我是艾蓮娜‧阿卡曼」

老人打開門,看見黑髮少女站在門口,呆看著記憶中非常熟悉的臉龐,點點頭後,退一步讓她進屋。

那是米卡沙的孫女,至於血統,參了點那個莽撞少年,所以長的相像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那讓人快遺忘、已經逝去少年的長相,還是一下子將記憶拉回過去,里維吸口氣,領她到房內。

一間式的乾淨房子讓人一眼望穿,小廚房、床鋪、長桌、櫃子。
就算老人看起來白髮蒼蒼,但房內還是乾淨秩序到一塵不染,桌上已經準備好茶和蛋糕,女孩快速環看了房內的細節,對老人說了聲謝謝,加了句、祖母說、兵長泡的紅茶非常好喝。

「謝謝你來幫忙。」
「不會,我父親剛搬回城裡,我也還在熟悉鄰居,祖母說,兵長到年末就會打掃,因為我非常仰慕您,所以、您可以盡情使喚我。」

女孩在書中看了許多過去英雄的故事,祖母也時常在信中提起調查兵團的過去,哪個孩子不愛英雄呢?能親眼見到過去的人類最強,那絕對是榮幸。
孩子說話的樣子和口吻,和艾連也很相似,里維安靜的喝完茶,原本想婉拒陌生孩子的幫忙,但米卡沙在信中堅持,擔心自己又摔傷了。

也是、過了九十,是該認命了,上一年自己在整理閣樓時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變成城裡的大新聞了,所有過去有關係的朋友和他們的親人都聚集到醫院,因為被迫在醫院住上一個月的關係,這樣和所有人噓寒問暖、回憶往事的苦行,讓里維絕對不想要來第二次了。

並不是不想和大家說話,但真的、想要安靜的老去死去。

「那、您需要打掃哪裡呢?」

簡單結束下午茶,孩子和兵長並肩在洗碗槽將餐盤洗乾淨後,認真 詢問。
四周真的過分乾淨了,根本看不出有什麼需要整理的部分。

「我們先把櫥櫃整理一便、然後,再整理閣樓,不要看房子小,每一年整理都很費心啊。」

其實,在旁人眼睛,老人的整理毫不費力,孩子看盤子、杯子、刀叉,男人所有的東西都成雙成對,非常整潔又空蕩的擺在大櫃子裡,幫忙擦亮銀刀叉後,又到衣櫃邊幫忙整理衣物。
連衣服都少到不能再少的東西,吃驚一個備受景仰的老人簡樸到接近貧乏,一套黑色西裝、幾件襯衫、兩件厚長毛衣、三件布褲,內衣、內褲,孩子又看了一次住宅,才發現所有的整潔,都在於狹小的屋內絲毫裝飾擺飾都沒有、必要的生活用品外,空蕩蕩的。

甚至連祖母家、會擺放調查兵團的紀念物、或感念祖母戰功的錦旗,在男人家都沒看見。
若不是曾經在祖母家看過幾張男人的肖像畫,孩子甚至有跑錯家的錯覺。

「好啦、整理閣樓,唉、閣樓。」
男人喃喃自語,拿了矮梯,走到牆角,那是很難讓人發現、在天花板上的暗門,孩子也聽說過,兵長在整理閣樓時摔傷了。
「我來吧!」

孩子接過梯子,拉下閣樓的門,小心翼翼爬上去後,吃驚的發現,閣樓完全和居住空間相反,是個充滿箱子物品,被佈置華麗的房間。

「這是──」
轉頭小心拉著老人上閣樓,孩子看箱子上有不少都印有自由之翼、甚至,一面非常巨大的旗幟,從閣樓的梁柱上垂吊下。
「必須要丟掉才行。」老人盯著牆上的旗幟,幾秒後,手抓著、拉扯下來。「我已經老了,很難再上來整理了,是該丟了。」
「欸?」

那完全是光輝戰績的展示空間,雖然狹小,但充滿著老人過去輝煌的歷史,孩子將一整套立體機動裝置搬出閣樓、又連續搬了好幾箱印有自由之翼的箱子到外頭,老人讓自己打開,許多書、許多文件、斗篷、制服、羽毛筆,孩子甚至找到好幾枚勳章、在問過老人之後,開心的當作禮物收下。

「還有這些。」男人作在閣樓的角落,指揮孩子將過去一一搬離,半空的閣樓裡,只剩牆上掛著的肖像畫、兩個木箱。
「嗚啊、這個人──」
那是調查兵團歷史中,非常重要的團長,一模一樣的圖畫,自己曾經在課本中看見。「史密斯團長?」
「是啊、老戰友。」老人又看了一眼畫,閉上眼睛,「丟了吧。」
「可是、呃、不然,我拿去調查兵團收著?這張畫是珍貴的原畫吧?」
「都可以、隨便你。」

老人站起身,緩慢的離開閣樓。
閣樓空蕩蕩的,孩子拿抹布擦拭地板,和樓下的空間相同,樓上、也被空虛填滿。
也許是錯覺吧,老人、非常寂寞。

將閣樓的門關上後,孩子看老人打開木箱,正在翻看裡頭收藏的東西。
又是很多的書籍、調查兵團的衣服,孩子發現,衣服比起剛剛找到的、還大上許多,甚至有一件拖長的風衣,看男人拿在手中、甚至拖至地板。

「丟了吧。」老人又再一次說,好像不忍心看下去,將風衣塞回箱子。
孩子花了許多時間將箱子搬到門外,這樣的垃圾量必須要找人專門清運才行,將最後兩箱拖到外頭,孩子不小心讓裡頭的木盒掉出,撿起來發現、是枚寶石墜鍊。

「兵長,這個、要丟嗎?」
怎麼看都是有價物,孩子看老人瞪著墜鍊,突然快速伸手抓住,緊緊貼在胸口,低下頭,非常痛苦的喘息。
「兵長?」
「抱歉、幫我、把他們收回來,不丟了、不丟了──」

如果能將和艾爾文相處的一切,都丟掉就好,里維想起男人的笑臉、想起他眼底的光芒、那雙刺眼的淡藍、牽著自己的手,溫柔的笑。

還有、那一句謝謝。

孩子看老人身體捲曲著、露出疲倦和老態,但手中緊緊握著那枚墜鍊,也許,自己懂祖母說的。
對逝者的懷念,決對不會因為時間淡去。 你以為可以忘去時,總會有人或事或物,不經意的提起,你的朋友、你的戰友、你所看見的戰場、品嘗到的死亡。

那足以擊垮一個人的意志,也足以讓你努力想活下去。

孩子努力將東西搬回去後,將那幅畫放在空白的牆邊,和兵長道別後,將房門關上。

「艾爾文、艾爾文、艾爾文──」

老人沙啞的喊著故人。
從窗外可以見他看著畫,一遍一遍、沉浸在過往的回憶裡。

就算、時間已經將男人化為傳說、成為書中一頁,他也不曾是偉人、英雄,而只是某人內心最柔軟、最戀慕的存在。



只要有人想念,靈魂就不死。

我是那麼的、愛你想你念你。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