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1.24

[團兵] At last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每次寫完本就會情緒反饋


里維替火爐添加柴火後,緩慢的走到床邊。

手腳都不靈活了,光是做在床沿的動作,就費了些力氣,喘了幾口氣,想想、自己已經活過百歲了。
過去的夥伴都死了,揉柔手、挪動身體捏捏腳掌,對於不斷目送同伴,也有些麻痺了。
甚至有點羨慕。

前幾天是米卡沙的葬禮。
里維讓阿卡曼家族的人帶到墓園去,過去一干夥伴都埋葬在官方特別設立的墓群,米卡沙埋在阿爾敏和艾連中間,也算是終於完成他內心的小小願望了。

對自己來說,他永遠是記憶中那個倔強的女孩,之後成為倔強的士兵、母親、一家之長,兩人在某個年記後只有書信往來,就像米卡沙說的,他不想看自己老去。

我也不想,這種時候就會想起年紀輕輕就離開的夥伴,里維班的各位、米克、許多許多同期的朋友、法蘭、伊莎貝拉。
在自己和朋友的記憶中,他們永遠是美好的,也許當時,大家都惋惜他們的早逝,但現在想想,在滿腔熱血、投入理想的人們死去的瞬間,也許是不甘心、但更多的,應該是幸福吧。

不像自己被時間侵蝕、偶爾,醒來時還會忘記過去自己如何活下去、用什麼支撐自己呼吸、期待什麼。

所有對未來的想望、都給艾爾文帶走了。

在逃避數年後,里維又再次感覺到為他激動的鼓譟,艾爾文史密斯、艾爾文史密斯,想著他的名字,衰弱的心臟就會充滿力度、像回到每一刻都驚駭人的戰場。
現在的自己,要反手握刃、已經有困難了,不、連替米卡沙獻一朵花都顯得吃力,蹲下身又起身後,里維想著,該去看看他了。
艾爾文史密斯、調查兵團團長、人類重要的指標、胸懷大志、看像遠方的偉大英雄,他的墓前堆滿鮮花、卡片、酒杯,里維盯著墓,想著,也許現在還在呼吸,是為了他。

那是突然想起的往事,細節里維已經記不清楚了,但唯一清楚的,是男人談起想活多久、想怎樣死去。

「如果可以和你一起活到八十歲、然後哪天牽著手、一起在床上安詳辭世,也不錯啊。」

他的表情是笑是輕挑?口吻是認真是玩笑?里維已經想不起來了,但算算時間,自己替艾爾文活了下去,甚至替他活過來不及活的那些年。

「算算日子、我也替你活完了。」

你該來牽著我的手、讓我可以安詳離開了。
輕拍枕頭,里維躺下,看著身邊一直空著的位子,又看向牆邊,男人眼神肅穆、衣著整潔的肖像。
也許只有我能從這樣的畫中讀懂你的溫柔。

閉上眼睛,里維在昏沉間,感覺那雙大手緊緊握住自己的,那幾乎被自己遺忘的淡淡古龍水味、體香和溫度,將自己包圍。


「我愛你──」

男人笑著說。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白癡。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