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2.05

[團兵]A Little Love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一點短東西然後作者突然斷電大家就www接受他吧(?


喜歡艾爾文睡醒時頭髮亂翹、雙眼迷濛的模樣。

在壓力太大或焦頭爛額時,里維總會藉著這小小的隱匿喜好,得到些微的精神補給。

「早安、史密斯團長。」

看他半撐起身還沒清醒的樣子,男人是睡眠品質差又難醒的人,對於他總是搖晃著身體、努力想清醒又陷入昏睡的掙扎模樣,如果沒有要事,里維會選擇摸摸他的臉,在他耳邊說再睡一會兒,但如果有重要會議工作,那就是到窗邊拉開窗簾、拍拍他的臉要他快速清醒。

今天就是必須將他叫醒的日子,將窗簾拉開後,里維盛了桶冷水,用毛巾沾濕後,輕輕擦男人的臉。
天氣很冷,這樣做讓艾爾文有些難受,搖頭想躲開里維的攻擊,但半睡半醒的狀況下,當然完全敵不過英明神武的兵長。

「起來了,有很多工作等著你、不是嗎?」沒有將毛巾擰乾,水延著男人下巴滴下,看他皺緊眉頭瞪過來的樣子,里維心裡大笑,但表情保持冷淡。

「嗚嗯──」
艾爾文有些口齒不清,手揮了幾下,那個樣子更讓人覺得好笑,里維努力壓下爆笑的衝動,還好自己撲克臉習慣了,在艾爾文面前,自己是個良好的臉部表情詐欺師。

「不要鬧脾氣了,艾爾文。」

其實他也快醒了吧?至少雙眼已經對焦在自己身上了,里維將濕毛巾丟回桶子,沾濕冰冷的雙手直接往艾爾文頸部抓去,聽他罵聲髒話抱怨,里維的手愉快的撫摸男人的脖子取暖,順便把水全部擦在他襯衫衣領上。
每次都穿著正裝入睡,男人說了是為了擔憂半夜急事可以快速出門,但自己看來,反倒是過於緊繃的自我強迫,睡不好、穿的不輕鬆、只差靴子沒在腳上。

這樣過生活老的快啊、也真的老的快。

「有時間罵我不如趕快去梳洗,鬍子都長出來了醜八怪。」捏他的下巴,里維看艾爾文搖頭哭笑不得的模樣,好像想再說什麼、卻張大嘴打了個哈欠。
「不然、我幫你刮?」

完全不給艾爾文反對的機會,里維知道他並不太享受被自己服務,畢竟自己用刀的技術僅止於殺人,要只替下鬍渣,還需要多練幾次。
艾爾文搖晃頭腦時,里維已經把剃刀拿到臉邊了,睜眼看著鋒利的刀刃,里維沒什麼毛,所以他自然沒什麼刮鬍子經驗,之前自以為情趣要他幫忙、留下好幾刀傷口後,對於他將刀子逼過來趕到擔憂。

但總之,他都興致勃勃把刀貼在皮膚上了,自己在曝露脆弱的喉嚨時,還是不要隨便說出不要。

「你只剩下半個小時,妮法已經把馬車準備好了,你的早餐就在車子裡吃。」
「哼嗯。」
「晚上要直接去王城吧?文件我已經幫你收好了,對了,米克會跟你一起去。」
「尼哼嗯偶氣?」
「你說什麼啊聽不懂。」
手歪了一下,里維看艾爾文皺眉,好吧,應該要逼里維班全員留鬍子的,自己的練習次數還遠遠不夠。
「嗚──」

都痛了當然先閉嘴,艾爾文瞪著里維的胸口,里維沒有帶領巾、襯衫的鈕扣解了幾顆,光看著鎖骨和些微可瞥見的胸部,內心搔癢著,想著自己也好久沒有和他做愛了。

自己只有殺意、惡意、性慾。
支撐活著的情緒不需要多,只要有一種就足以支撐住,也多虧里維細心顧及自己的所有,所以不需要太多──

里維刀拿開了,艾爾文手也撫摸上和自己非常貼近的、溫暖又讓人心安的身體。

「你不陪我去嗎?」再說一次剛剛含糊的請求,艾爾文聽里維長嘆口氣。
「我被一個傢伙命令要訓練新進成員。」
「你不要聽他的──」
「我不可能違背上司的命令。」
被新兵搞到焦頭爛額,畢竟就算有經過基礎訓練,殺巨人的實戰和在城內安穩砍木板是完全不同的。
想趕快讓艾爾文得到新的助力,為此,就算心不甘情不願,自己也願意面對那些人,交付經驗。

「反正那個上司就是我──」
「我的上司,可不是這種撒嬌鬼。」

感覺艾爾文在自己胸口磨蹭,每次都被他這樣的動作逗到不行,自己沒有巨乳、體型又單薄,如果要磨蹭,自己會選艾爾文這樣、胸肉厚實的胸口。

「你就、陪我去──我想念我的戀人,不是部下。」
「不要撒嬌了、小鬼。」抓抓艾爾文的頭,里維知道,男人只是輕微的不滿和寂寞,「我的長官、戀人,可是將他如同生命的未來和目標交到我手裡,那是不能妥協、死都不能妥協的事,我並不想要讓他失望,讓他失望,我寧可死去。」
「哼嗯──」
「那是我愛他的方式。」
「對不起。」

里維充滿氣勢的告白讓自己毫無招架之力,總是想耍耍任性、得到更多關愛關注,這樣羅曼蒂克的想法,和兩人所處的世界完全不配啊。
自己的撒嬌,也配不上讓人驕傲的人類最強。

「道歉就好,快點整理吧。」艾爾文充滿委屈的道歉讓里維知道他清醒了,感覺他放開手,那雙溫暖的手、溫暖的懷抱──
「里維──你抓住我、我很難準備啊。」

兩人總是輪流撒嬌,艾爾文嘆氣,該如何停止對彼此的眷戀、甚至為愛情鬧脾氣的幼稚呢?

「吻我。」

里維閉上眼瞬間艾爾文就吻過來,是溫柔的、但又緩慢漫長的索求。

今天看樣子是沒辦法讓艾爾文準時了,彼此都沒有退一步的意思,當兩人產生些微距離時,很快的、就會有一方貼近,里維聽艾爾文的吐息帶了點嘆氣,知道啊、無論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藉口抱負,在純粹的愛情前,那般微不足道。

我對你的愛、貌似不足為人道,但巨大的、讓世界微小。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