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2.17

[團兵]rely on you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這幾天有點病了、稍微好一點就想動手寫文w


活在只有喜歡的世界有多好。

艾爾文疲倦的將手中的筆丟到一旁,幾天的信件回覆已經讓頭有些暈了,甚至體溫飆高。
如果寫下去的每一筆都有所意義,那自己應該很樂意每天坐在辦公桌前,但不幸的,這幾天的工作幾乎都是和某位貴族解釋調查兵團運作、回答高層的質疑、低聲下去央求貴族擠出多一點的資源,這些接任調查兵團團長以來、自己最痛恨的工作,耗費時間漫長、效益卻低。

調查兵團的下次出城計劃幾乎是張白紙,艾爾文想著米克和其他班長來問了好幾次,自己光是絞盡腦汁回信就將所有耐心陪上,幾次詢問後,也失去耐心要他們回去隊上去加強基本訓練、別來找麻煩。

哪天休息夠頭腦清醒了,必須要好好道歉才行,站起身搖搖晃晃一陣,艾爾文想自己究竟什麼時候吃完上一頓飯,肚子非常空虛、精神上也是。

現在是幾點了?
搖晃著終於離開職務室,這幾天連睡覺都在桌邊打盹,食物是下屬帶進來了,多數都冷掉了,艾爾文也隨便吃幾口、湯混著熱水喝掉充作解渴。

也許、真的太過拼了。
從後頸到後腦得悶痛感更加強烈,該去房間睡一下、然後──

然後──


「你臉色怎麼那麼壞啊?」里維看男人迎面走過來,皺眉瞪著,看男人雙眼無神看向自己,好像完全認不出人的迷濛樣貌。
「嗯──」
「工作剛做完嗎?」
里維稍微聽米克和漢吉說起,男人這幾天工作的狀況,對於男人當上團長後、接二連三的熬夜、工作,像發瘋似的完全沒有衡量自身狀況,像成為工作本身。
「你需要好好睡一覺、艾爾文。」
雖然見到他還是有些彆扭,但也接受他和調查兵團的一切,既然是為了共同利益努力的夥伴,也多少要表達關注。
「嗯、嗯。」
雖然看眼前的人嘴巴在動,但卻完全聽不清楚他說什麼,試圖要表達自己目前疲倦的狀態,但文字攪成一團,完全連不成一句話。

男人表現出這麼虛弱的樣子,里維也只好抓住他的手,想著至少要帶他回房間吧,比自己大上許多的手原本沒什麼力度,但在緩慢跟著自己走動時,里維感覺到厚實的手掌增加了些力度,將自己的手牢牢握住。

里維並沒有回頭看艾爾文,卻有種帶著孩子走動的錯覺,直到來到男人的房間,轉頭詢問房間鑰匙,看他搖搖頭,疲倦的抓著自己的手,揉揉臉。

「在口袋嗎?」里維也只好自己動手,還好男人的鑰匙就在口袋裡,不然兩人過於靠近的距離,讓心裡慌了幾秒。
房間裡乾淨的不像有人居住過的模樣,里維將蠟燭點燃後,看房間內比自己想像的簡單,桌上和牆上滿滿的書、床單棉被撲折乾淨,但也可以看出,房間好幾天沒人用了,桌上積了些灰塵。

「去床上睡覺。」
口氣帶了點命令,里維承認有模仿男人平時口吻的嘲諷味,但就看男人搖晃著頭,乖乖坐到床邊,身體一歪就昏睡了。

是睡著嗎?
里維低頭查看男人的臉色,這看起來比較像昏倒啊,手捏捏艾爾文的臉,嗯、感覺氣色很糟,該不會沒吃什麼東西吧?
說是因為這樣對他有了點同情嗎?里維捏捏他的手,體溫有點高、原本帶著光澤的淡色髮絲顯得乾枯,還是替他弄點東西吧?輕手輕腳離開後,里維到廚房熱了碗湯、撕了些麵包泡在裡頭,又弄了兩個馬鈴薯,不驚擾誰的回到男人房間。

「欸、你吃點東西再睡啊?」

花了些時間把他晃醒,一面想著何必這麼雞婆,看艾爾文手有些發抖,連碗都拿不穩,里維只好替他用湯匙慢慢餵食、又替他將馬鈴薯搗爛、一點一點塞進他嘴裡。

調查兵團究竟是什麼、是值得你用生命換的東西嗎?
總覺得現在開口也得不到答案,雖然難得看到男人脆弱虛弱的一面,但就算這樣,他也是滿是武裝、將所有想法隱藏起來,為了某個目的就算耗盡所有,也想換來吧。

想起男人激昂的說詞。
只有謊言才能說的那麼流暢。

小時候曾經被養育的男人這樣教育,有許多內心最深沉的、渴求的,都是到嘴邊卻又嚥下去的,因為那些,也許可笑、也許讓人害怕、也許旁人聽來無所謂,但對當事人來說,那是足以讓心跳持續跳動、持續呼吸的動力。
但謊言、也是為了掩飾內心真實的偽裝,也許謊言和真實的界線非常模糊,里維看男人在努力嚥下食物後低下頭,好像真的太累了。

「如果不會管理自己,就別當團長了。」已經不是為了什麼目的,而是自我折磨吧?里維看男人晃了一下頭,吸了口氣。「如果你想要藉著調查兵團完成什麼,就要活下去不是嗎?」
「嗯──」
「好好休息、找個副官吧。」自己說的話,艾爾文聽進去了嗎?里維想著,說不定明天一早醒來,全都忘了吧。「晚安、艾爾文。」
自己也該睡了,明天還有工作要做。
「里維──」

沒有經過思考,或只是想要依靠誰,艾爾文緊抓住里維的手,將他拖到床上,聽到他有些生氣的罵了句,但還是不管了、手緊緊抱住他,想著現在不想讓他離開、不想放手。
想依賴誰、想被誰呵護、想暫時忘掉世界如何殘酷,也許今天在身邊的是誰都好,但也許,想依靠內心羨慕甚至仰慕的里維。

「真是──」

如果累到極限、卻用盡全力抓住誰,究竟是佯裝疲倦,或者是生死瞬間、抓住浮木呢?
里維放棄從男人懷抱掙脫,在有些無奈的挪動手腳後,最後選擇在艾爾文懷裡,閉上眼睛。

還是有些彆扭,但、也許,暫時這樣也不錯。
如果一個強悍堅毅的人,願意將內心的脆弱交給自己,也不賴吧。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