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3.19

[團兵]過去、現在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依舊寫些想寫的短篇



「如果能夠安詳的睡在棉被中死去,就夠了。」

男人是這樣說的,眼中帶著笑,里維知道他為什麼這樣說,愣了幾秒後點點頭。

正值盛夏,店裡的電視正播著夏天特別節目,里維看了一眼海邊的風景,低頭拿了剃刀,準備替男人刮鬍子。
艾爾文‧史密斯,里維看他雙眼閉上,很享受自己的服務,手小心的操弄剃刀,男人是店裡的常客,時常來修整儀容。

以一個商店街的小店來說,完全不像會有這類客人,在這樣狹小又充滿懷舊風的商店街中、時常裡出一張好看的西方面孔,男人來時婆媽們總會藉故來店裡說話聊天,原本覺得有點煩,但看在大家來打擾時都會帶點水果或飲料,也只能讓這些人滿足一下看帥哥的願望。

男人好像也知道,如果是剪頭髮時,總會笑笑的和來者交談,今天天氣太熱了,那些人大概都躲在家裡吹冷氣吧──里維將鬍渣剃乾淨後,拿了布替男人擦臉。

男人非常奇怪,某一天從店外走過後慌張的衝進店內,在陌生的情況直接叫出自己的全名,夾雜著英文和陌生的語言快速說了長串的話,對於被自己大上許多的男人緊抱里維原本想要一拳毆下去,但看在男人是久違養眼的男性,里維忍住拳頭,等他激動完後,才冷淡詢問對方是否認錯人。

之後是又一長串的故事,接過麥茶冷靜下來的男人嘆口氣,說出一長串前世今生之類的話,他說自己曾經是他的故人、甚至是戀人。
那都是前世、我這樣說啦,的記憶,總之,看到你我很開心。
丟出這些話後,男人一邊道歉就飛快的消失了,里維想著至少要捏男人的屁股抵過這陣驚嚇炫風,過幾天快忘時,男人又出現了。

就這樣過了兩年,里維的手滑過男人的下巴,說了句好了。

「嗯、謝謝。」
艾爾文看著鏡中的自己,臉上的鬍渣都被剃乾淨了,里維還順便修整自己的眉毛,看他拿著梳子準備替自己梳頭。

艾爾文比較常從眼前的鏡子看里維,每次看他專注的替自己整理頭髮的模樣,都會想,他是怎麼看自己的。
每次來時,艾爾文都試著和他說所謂的前世,調查兵團啊、巨人、人類最強的兵長,當作說書似的,艾爾文說著夾雜在現今記憶中的過去,直到說到自己死亡。

里維都沒有特別回應自己的故事,安靜聽著、偶爾替自己端杯茶,或將小點心放在桌上,他最常說的話是、今天你要修整頭髮嗎?要留下鬍子嗎?要不是嘗試換個造型、這樣會年輕些。
艾爾文喜歡保持記憶中團長的模樣,那是一種帶了點懷舊的象徵,更多的,是曾經用著深邃雙眼、交付信任的男人,喜歡的模樣。

喜歡里維。

艾爾文無法分清楚是團長或自己的喜歡,但總之,和里維相處的時光、和他說話時的愉快情緒,艾爾文決定用喜歡概括一切。
但、里維呢?

「好了。」

將梳子放下,男人真的很喜歡三七分的髮線分法,渾身時尚味不到三十歲的男人頂著中年頭真的非常詭異,但、也滿適合的。
男人的職業是翻譯、偶爾會在雜誌上看到他,聽他說在這個國家西方面孔很吃香,偶爾兼差賺外快也不錯,因為喜歡旅行,不多存點錢不行啊。

艾爾文只有說兩種事情會開心到手舞足蹈。
一個是前世、一個是旅行,里維比較喜歡聽他說旅行的事情,他總是笑得開心講述看到的一切,而不是帶著一絲憂傷說著沒有親身經歷的過去。

不過、也不討厭過去的團長。
那個人喜歡自己,里維想著,多少虛榮心作祟?或真的因為這些年接觸下來喜歡上艾爾文本身了?反正,無論原因是什麼,如果沒有團長,艾爾文壓根不會在自己有所交集。

「謝了。」艾爾文掏出錢放在桌上,站起身,「我下次再來。」
「嗯、慢走啊。」

如果男人會開口問要不要吃飯或喝酒,自己可會很樂意的答應,但男人是基於過去懷舊的回憶和自己接觸,里維也不想自己貼上去,就算男人完全是自己的菜。
看他從懷裡拿出墨鏡,太陽大概讓那雙淡色的雙眼很不舒服吧?里維走到後頭拿掃除工具,走回店裡時,看男人站在門口,好像有些猶豫。

「怎麼了?」
「我在想──」這些話自己反覆練習好久了,艾爾文努力的想說得順口,但還是結吧了,「就是啊、今天天氣這麼熱,你大概沒什麼客人上門吧,要不要、嗯,去喝點什麼?」
「下午茶嗎?」
「呃、嗯。」
「等我把店裡整理完。」

里維笑了,雖然戴著墨鏡有些做作,但看艾爾文耳根有些紅的笨拙模樣,想著,終於等到男人開口了。
如果等下喝紅茶時,能聽男人說些不是艾爾文團長的故事,而是說說彼此外來的事,就太好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