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3.30

[團兵][18][白吃白嫖團x廚師里維]17.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久沒有寫過去的設定文,其實現在要回頭找資料也很麻煩啊www
手稿太多根本沒有好好分類(無限循環的整理中



「如果我失去一切──你還會愛我嗎?」
「哼嗯?哈啊?」

里維頭腦有些昏沉,但在艾爾文帶懇切口氣的詢問中,暫時停住在男人身上扭動身體的動作。

兩人許久不見了,見面當然是要先彌補身體的渴望,里維也搞不清楚是誰扯著誰到床上,在將衣服脫完肌膚接觸後,之中的過程都變得模糊,啃咬、親吻、挑起慾望,吸吮、摩擦、炙熱插入體內,盡情呻吟並將所有的等待化為對男人的熱情,在艾爾文射入體內後,里維並沒有滿足的、騎在男人身上引導半勃的慾望進到體內。

才在想著要怎麼挑逗男人、讓身體得到更多滿足,就被塞了這個讓人欲望盡失的問句。

「沒有──」

艾爾文看里維嘴角流下些唾液,撐起身體一手抓著他的後頸,溫柔的吻去。
兩人的親吻無論用何種力度開始,都會變得狂亂,里維舔著唇角,舔過艾爾文微張的嘴唇,主動將舌尖探入男人嘴裡,身體被用力摟緊,嘴裡充滿男人氣息的感覺很好,里維想著,被強硬著奪去呼吸、被挑逗慾望和強迫吞嚥男人的唾液,那是多美好的──親吻中,里維的手撫摸艾爾文的大腿側,男人的每一吋肌膚自己都輕易挑起自己的慾望──

體內的熱度磨蹭著敏感的地方,里維瞇著眼睛,看著艾爾文的臉。
那張臉難得沒有和自己一樣慾望高漲,反而有點情緒複雜,里維撫摸艾爾文的臉頰,想著要在性愛中保持理性還真難啊──

「艾爾文──你想、嗯──說什麼?」
這真是該死的折磨,比被綑綁或男人放置還要困難,話說,自己還是第一次聽艾爾文談和彼此無關的事。
「我在想如果我變得一無所有──」

手在里維背上滑動,埋在他體內的感覺非常好,那時不時顫抖像要將自己吸入的渴求更讓自己無法保持冷靜。
早知道不要先開口問蠢問題了。
艾爾文苦笑,自己到底在玩哪招?把自己憋死嗎?

「你是我餐廳的出資者,要怎麼一無所有?」該不會是工作不順利吧?里維憋著想扭動腰的渴望,該死你到底在沮喪哪招?可以用幾秒鐘總結嗎?
「嗯──」
「如果你性無能的時候跟我討論這件事情、我可能還會認真一點──」不不不、根本沒辦法理性運轉,耐心也一起被用完了,里維煩躁的撫摸艾爾文的胸口,咬著下唇瞪著他的臉,「煩死了要不要做啊?」
「我很認真啊──」看里維已經氣到快炸開了,艾爾文連忙親吻他的額頭,「抱歉,久沒見面了卻想著其他事──」
「如果是重要的事,至少不要在床上吧──該死──」

指尖用力抓艾爾文的肩膀,聽男人哼笑兩聲,又說了句抱歉。
話題被親吻和慾望丟下,緊緊抱著深愛的戀人,在發洩過後,艾爾文抱起表情有些疲倦的里維,來到浴室清洗。
里維看艾爾文抓著頭,洗髮精延著他的肩膀和身體線條流下,慵懶的搖晃身體,每次性愛過後,里維總會泡個熱水讓身體放鬆,畢竟第二天還是要準時到餐廳工作,決對不能讓身體留下痠痛感。

「所以,你還要談嗎?」
「嗯?」艾爾文轉過頭看里維頭斜靠在牆邊,話題有些接不上,將頭髮沖洗乾淨後,才想到里維說的是什麼。「我剛剛說的事啊──」
「是啊,該不會忘了吧?」
「不、我只是累了。」拿肥皂抹遍全身,工作的時間總是漫長痛苦,過去會稍微忍耐,但現在只要想到里維不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就覺得難以忍受。「我想、如果退休了,在家裡等你回家、到你的餐廳裡每天守著你,多好。」
「那就這樣做啊,你這個沒用的東西。」看艾爾文快速洗好身體,跨進浴缸來到自己身邊,「我可是做菜的、不怕多一張嘴。」
「我怕啊。」每次聽里維直率說出想法時,都會很羨慕他的直接,艾爾文清楚自己的性格總是反反覆覆,大概只有對喜歡里維這件事是確定認真的。

「如果你一直見到我、厭煩了,或因為我變得無所事事,覺得很討厭──」
「呵、那就繼續掙扎啊、艾爾文。」以男人工作的態度來看,根本是個偏執狂,對事情都難以找到停損點、也容易一直陷下去,「我可沒抱怨過你,而且,我都在這裡。」

對過去的自己來說,談感情、甚至遠距離,而情感建立在慾望上,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但因為艾爾文,里維清楚,所有內心壓抑的渴望、對人的執著,才有發洩的出口。

「你都會在──」
「嗯。」摸摸艾爾文的頭,說這些話的男人也滿可愛的,而且,怎麼聽怎麼甜。「至少餐廳搬不走吧?」
「嗯。」

艾爾文的手突然抓住里維的,拉到腿間,看他微微挑眉,好像有些受不了自己的慾望,但在幾秒後,里維的手包覆住男人勃起的性器,在磨蹭當下,歪頭親吻戀人。

真是受不了、受不了這麼喜歡一個人。
無論是身體、或心靈。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