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4.06

[團兵]line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來寫寫文,雖然用手機手速0


艾爾文的笑臉很迷人。

里維很難說是什麼時候將男人的身影放進心底的,至少,總是孤單又強帶防衛心的自己,雖然有信賴能一起活下去的對象,卻總是無法敞開心房。

孤單才是陪伴自己度過人生的好夥伴,里維在發現夜深人靜時,品嘗一人寂靜的自己,竟然回味起男人喝酒時,和米克聊開後流露出的開心和笑聲。
兩人的過去讓彼此都有迴避眼神的默契,男人伴隨雨聲從嘴裡說出的冷默,還有好夥伴死去的模樣自己都沒忘,但清晰的過去和現在交疊,里維在發覺無法再從過去的回憶喚起恨意時,才發覺,就算不斷擦身而過,自己也已經將艾爾文放進内心重要的位置。

里維張大雙眼望向天空時,放鬆眉頭帶著對自由渴望的表情,讓人想多看幾眼。
艾爾文沒忘記那是準備出城前,不經意看到的里維,那是短暫的瞬間,但讓人內心湧起一股想保護的情慾。

對情感淡薄的自己竟然有想將他擁抱入懷的衝動,先不說性別和對象,艾爾文更吃驚的是,那被自己壓抑到消失的情緒,還會被誰勾起。

那是陌生卻單純的情感,里維的一切在之前,不過是朦朧、眾多調查兵團的其中一人,但現在,内心卻替他憂慮出城後是否平安,是否會失去生命。
想將他放在可以看見看顧的視線中,想和他說說話。

這份情感背後的膽怯和純粹的佔有保護慾,讓艾爾文感到害怕、吃驚、喜悅。

我們一直有著彼此平行的默契,艾爾文嘆息到,殊不知,里維也這樣感嘆。

如果不保持距離,會傷害到他吧?

艾爾文努力不看里維的臉,里維總是在聽到男人的腳步聲時,努力往反方向逃離。
這裡是調查兵團,我們都懷有對世界的猜疑、對自由的渴望,所以,那樣小情小愛,還是放下吧。
里維第一次知道壓抑奪取想要東西的困難,艾爾文也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有拋下一切、逃跑的渴望。

喜歡、喜歡、喜歡,艾爾文總是對著馬廄中、放在自己馬匹旁里維的愛馬小聲的傾洩情緒,里維總在夜深人靜時,走過男人房門,輕吻隔開男人視野的門房。
也許你的手會碰觸到我的吻,也許我的話語會隨著你上戰場,保護你。

內心懷著可笑的愛情與盼望,里維有時會為這樣的自己感到可悲,但,喜歡艾爾文的心情陪伴自己撐過好幾次將死的絕望,那是讓自己活下去的執念,也許,僅僅想著艾爾文,就足以讓世界稍微美麗。

艾爾文很高興喜歡上的男人不凡,至少,毫無私下交流的兩人,工作時都會被綁在一起,里維總時側著頭永遠不耐煩的模樣,但,就算是這樣無趣枯燥的接觸,也足以讓艾爾文開心好久。
不是狂喜或燃燒及滅的激情,喜歡里維的情緒像股暖流,艾爾文累時總會想里維,那永遠在自己側邊,雖然從自己視角只能看到他的髮旋和側臉,但就足夠了。

喜歡的人,和自己走向同個方向未來,就讓人滿足了。

里維一直覺得不可思議,喜歡艾爾文的心情沒有消失過,男人從分隊長成為團長,失去笑容,更加殘酷,但曾經笑得燦爛的他,和在眼前口氣倉促冷漠的他,都相同的鼓動自己心臟。

「里維班的成員挑選你自己確認就好,只要把正式名單繳過來就算通過了。」
「嗯,了解。」
「另外,里維兵長。」艾爾文盡量不讓自己和里維單獨相處太久,口氣急促,「之後遷移到新據點的事情,身為長官有享有單人房的福利,之後到後勤補給部部門確認房間吧。」算是這些日子的小功績嗎,調查兵團有了新據點、空間和金錢也充裕了那麼一點。
「知道了,還有要交待的事嗎?」
看著艾爾文太久,視線都會不小心落在他雙唇上,里維心中嘆息又焦慮的維持假裝的冷淡。
「沒。」
「那我去忙了。」

對話幾乎結束在這裡,艾爾文等里維離開後,放下手中的筆,嘆口氣。

為什麼不說幾句關懷的話,問問他的小傷口、問問他臉上為何掛著疲憊的黑眼圈,什麼話都好,就以長官的身分給他一絲溫柔吧?為什麼做不到呢艾爾文史密斯?
也許是害怕感情被里維讀到,被發現有多尷尬呢?又、會失去和里維至少是信賴上司的身分吧。

里維想著相同的感嘆,已經準備很多關心的說辭,不過是幾句問候,吃了嗎?多久沒好好睡一覺了?需要幫忙嗎?還可以替你承擔更多嗎?
好多話想說,卻還是在面對他時退縮了,男人冷冽的眼光,不想再感受了。
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里維在內心咀嚼,到後勤單位確定好住所,想著也許有一天吧,自己會說出口的。

兩人沒料到的是,一前一後挑選住所時,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成為鄰居,里維抱著箱子時,看艾爾文站在隔壁房前和副官確定新據點的細節。

「兵長。」副官和一臉陰沈的長官行禮,艾爾文看里維掏出鑰匙開門,內心突然有些雀躍。
「嗯、團長。」在部下前還是會表示對長官的禮貌,里維看男人突然笑了、是非常快又恢復冷淡,但還是被自己捕捉到的笑臉。
「以後就是鄰居了,請多指教。」
「呃?」壓抑不住驚訝,里維連忙打開房門幾乎是衝進去甩門。

糟糕了糟糕了。
臉有些燙。
艾爾文在副官好不容易離開,回房整理時,忍不住頭貼在牆上,想著一牆之隔的人在做什麼,內心不住開心。
就算這份感情無法說出口,只要想到你陪伴在身邊,在唾手可得的地方,只是想著,就忍不住竊笑。
喜歡你喜歡你。

「我喜歡你、里維。」 對著牆訴說,艾爾文沒想到的是,鄰居也貼在牆上,將秘密的告白聽入耳裡。

才將內心的告白說完不久,艾爾文聽見敲門聲。

「里維?」
開門後,艾爾文看來著者臉頰微紅,逕自衝進自己房間將門踢關後,雙眼睜大狠瞪。
「該死的!我也是!」

總是要往前一步的。
里維看艾爾文臉也紅了。
也笑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