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4.10

[團兵]難以割捨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點東西~



艾爾文非常喜歡緊抱著里維的感覺。

也許兩人的體格差讓自己有可以保護他的錯覺,艾爾文輕聞里維髮梢邊的乾淨味道,雙手在他的腰間緊緊收攏。
做為情侶可以享受兩人世界的時間太少,至少,艾爾文腦袋清楚知道,再二十分鐘後,就必須走出房間,到坐滿貴族及其他兵團首腦的會議圓桌去,但雙手還是緊緊抱著,一點鬆手的意思都沒。

如果不快放手,自己只能咬著早餐到會議室去了。
里維聽艾爾文有些深沉的呼吸聲,知道他在擁抱中尋求自己的慰藉,也許是撒嬌、又或者想告訴自己,那份發自內心的情感。
男人總會在兩人獨處、又沒有公事時貼過來,偶爾是牽手、偶爾是湊過來親吻,偶爾是像這樣,緊抱到讓自己難以呼吸。

但喜歡被這樣擁抱著,像暫時可以脫去人類最強的外衣,在戀人懷中,自己不過是普通人。
想和喜歡的人一起、享受安靜的時光,兩個普通、被戀愛沖昏的人。

「唉──」

男人在自己頭上嘆口氣,手稍微放鬆些,里維下意識的伸出手,緊抱住男人的腰。
艾爾文嘆息後還是想抱緊懷中的戀人,而不是腦中糾結的公事,尤其是懷中的人也給出回應,那雙手緊抓著自己,感覺他指尖有些用力,雖然隔著衣料,還是有點刺痛。

不想放開、不想離開、不想分開,這些話兩人都不會說,但會在行為上做出來。
明明是一起醒來、被里維寵愛著刮去臉上的鬍渣、整理儀容的,但光是這樣,完全無法滿足自己想和戀人在一起、感受他溫度和心跳的渴望,艾爾文覺得苦惱,自從喜歡上後,自己也越來越任性了。

以前還會將公私分明,甚至還可以在工作上對里維冷酷的,但現在,只想要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時光,甚至有些想逃避責任。
男人醒來到離開房間這段時間總像個孩子,里維曾經聽調查兵團的女孩兒說,男人理想的戀人,總會帶點母親的成份,可以寵愛他們照顧他們,那才是最完美的戀人。

艾爾文也會寵愛我、也會擠出時間滿足我的任性,雖然時常是艾爾文撒嬌,但事實上,我也藉著他撒嬌時、和他撒嬌。
里維的手稍微鬆開,改摸摸男人的後頸,不想說出去攻做這樣的話,但總是想催促男人自己放開、自己離開。
那是一股黏膩甚至讓人討厭的渴望,里維想著,原來我也有這樣的情緒啊,不、都是艾爾文的錯,因為喜歡上他的感覺太過美好、被人喜歡的感覺也太過不真實。

明明是踩在荊棘上的痛苦世界啊,但唯有和男人獨處的時光裡,才讓人全都忘了。
艾爾文緩慢撫摸里維的腰間,知道他努力的想催促自己去工作,但又矛盾的緊抱著,想著兩人因為工作忙碌,就算懷抱有情慾,也幾乎是自己發洩。
里維總會躺在自己床上,像要感受自己的氣味和擁抱,捲曲在被窩中,輕喊著自己的名字,那平時冷酷的臉上帶著的情慾,總是讓自己感到飢渴。

在疲倦回到房間時,總可以看見他有些不甘願的喘息,伸手要自己擁抱。
自己只能將他做為晚安枕的緊抱住,在極度疲倦中聞嗅著空氣中慾望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有種安心的感覺。
里維知道艾爾文必須要離開,也之到他所背負的,所以到最後,也只能帶著點任性的、在他私人空間的所有角落,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那像是要將彼此靈魂合而為一的擁抱,是最真切、心中對你最身的愛戀。

「我去工作了。」
「嗯。」

雖然嘴巴上這樣說,還是沒鬆手啊。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