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4.11

[團兵][If系列][01]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艾爾文還沒遠行之前就想要寫的系列,手稿寫了不少,
但艾爾文遠行之後就一直寫不下去,是個以假設推動不同未來劇情的團兵文系列



里維還記得自己那一刀砍的多沉重。

男人伸手握刀的決意和對自己說出的話也烙印在記憶中。
那天下著雨,有著殺意的自己和看向未來的男人,在那瞬間,也許就決定了一輩子糾纏不清。

「團長今天還好吧?」

男人笑的溫柔,手中的筆握得有些緊,里維看男人臉上的笑,打從心底覺得有些假。
應該是男人成為團長的,大家都知道、繼任的米克也清楚,男人最後無法成為團長的原因,就是自己在雨中的那一刀。
那一刀砍得非常深、雖然仔細的療傷包紮,但最終無法再將刀刃握緊了,雖然格鬥和體能上依舊可以勝任調查兵團的工作,但到前線太危險了。
自己頂替了他分隊長的工作,艾爾文史密斯,那個曾經有著璀璨未來的男人,被調往調查兵團的後勤,組織了一個類似參謀的團體。
米克嘆息到,誰比艾爾文適合,但那隻手,誰又敢將生命交付在半殘的男人身上。
團長也許是第一個出去死的,但那個腦袋衝出去送死,調查兵團的未來就去一半了。

不過、他絕對是不甘心的。

「米克還好,他要我來交出城找到的一些資料、還有一本筆記本。」

里維冷冷的瞪著他,男人的房間永遠很乾淨整潔,除非漢吉想到什麼來湊一腳,不然永遠是整齊的。
滿是書、地圖、計劃書,桌上還有數不清的信封,男人扛起調查兵團募款的工作,也發行了類似小報的不定期刊物,因為男人的關係,調查兵團的名聲和背後的金錢支援是歷屆最高,也因為如此,人手還因此充足了些。

這樣究竟好或不好?里維看艾爾文接過自己遞去的紙袋,桌邊放了付眼鏡,立體機動裝置還掛在牆上,男人還是帶著後勤以及新兵模擬作戰,但已經沒有踏上前線了。
和自己交換信念的那場大雨,是那最後一次聞嗅到牆外自由的苦澀。

那帶著血腥的自由,里維已經搞不清楚是好是不好,至少在接手男人的工作後,已經逐漸想不起過去。

「感覺是有趣的資料啊。」

聽男人發出笑聲,認真翻看的模樣,里維覺得心理躁鬱,如果、自己那刀可以砍得稍微淺一點,或者不為單純的自尊而行動,男人是否是騎在馬上,帶領所有人前進的那個?
艾爾文用餘光看到里維半坐上桌子,好像有些不耐煩的樣子,在翻了幾頁書頁後,暫時將勾起興趣的筆寄放在桌上,站起身,替里維泡了杯紅茶、交到他手中後,艾爾文走到窗邊。

「今天天氣很好啊,很適合飛。」
「哼、是啊,熱死了。」
「有風了時後很舒服啊。」
「哼,蠢斃了,立體機動裝置有不是玩具。」

說完就後悔了,里維第一次覺得紅茶很燙口,伸出舌頭吐吐熱感,不行、自己老說錯話。
說錯話、做錯事、一直無法直視男人,只要想到米克老將連絡艾爾文的任務交給自己,內心就會覺得煩躁。
但米克一臉你不要、就交給別人喔的態度,讓自己更火大。

被命令到艾爾文身邊,是讓自尊不那麼痛的藉口。

「我知道不是玩具,是殺人的兇器。」艾爾文淡淡的說,就算背對著里維,也知道他一定對說出口的話感到懊悔,「但是,那是我有記憶以來僅有的快樂,不過,現在這樣也好。」
「哪裡好?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好!」
「我很謝謝你、里維,我終於,可以停止欺騙夥伴、停止將人送進巨人嘴裡,停止追求也許不可能的幻想。」
「你這樣說、很假啊艾爾文史密斯,不要以為沒人發現,你每天努力的鍛鍊手掌、想證明自己還能出城──」
「也許吧,因為我想死在對未來的追求。」艾爾文回頭看里維氣到臉有點脹紅,「不過,至少,我現在的死,就只是單一生命的滅亡,我只能同情米克,他一揮手,有多少人就必須死。」

「不要以為你沒有責任,多少決策是你建議的?」
「我不會因為聽到大家慘叫、所以做惡夢了。」艾爾文伸出手,像是要抓住里維,「我終於聽不到了。」

「白癡嗎?」里維想著自己為什麼還是被男人牽著鼻子走,將茶杯順手放在桌上、抓住刀痕還清晰可見的手。「你還是多做些惡夢吧?混仗!」
「嗯。」

男人雙眼過於清澈的藍,讓里維讀懂那暫時解脫的感覺。

小房、小室、兩人,男人也許暫時沉浸在這樣的小小世界中,里維看著那亮藍的天空離自己越來越近,在接觸到熱時,閉上眼。
那是帶著清淡茶香的、輕吻。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