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4.15

[團兵][If系列][02]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簡單來說就是假設元做某些劇情沒有發生兩人會走到哪一步,
大概每一篇短篇都會針對不同時間軸寫點東西


里維喜歡時常和自己玩的那個孩子。

那是一份很純粹的心情,現在回頭想想,會離開地下街、加入訓練兵團,都是因為那頭金髮的男孩,總是笑著和自己說、世界、未來、自由這些對自己來說太難懂的字眼。
男孩不是外表看起來稚嫩就是思想超齡吧,當時和他玩的自己只知道他父親是個老師,但男孩並不如同自己想的、硬梆梆的思想、對人多加糾正的感覺,他比較像是抒發出自於單純的渴望,渴望裡解、想要發掘和探索這個世界。

每天都從地下街溝渠鑽出來的自己很嚮往男孩口中的世界,兩人約在噴水池邊、小小的公園裡,偶爾是男孩的家或他父親的教室門口,幾本書、還有男孩滔滔不絕的說著話,看著他張大雙眼的側臉,里維就覺得心情平靜許多,不去思考地下街的痛苦和黑暗面,和他在一起發呆聽故事的時光,是自己回憶最美好的一部份。

但這份回憶在男孩父親意外死去後就結束了。
里維想著,自己會有勇氣離開地下街,來到孩提時害怕的城區街道,就是因為男孩的眼淚。
最後一次看到男孩時,他並沒說什麼,但被搬空的教室和街上的流言蜚語,就讓自己知道所有的事。
曾經對自己溫柔微笑的男人,男孩的避風港,就這樣死去了。

「我要離開了。」男孩將非常喜歡的一本書塞到自己懷裡,口氣有些冷漠,那是里維從來沒聽過的冰冷口氣。「送你。」
「你要去哪裡?」
「哪裡都好。」

男孩這樣說,雙眼瞪大看著自己,好久好久。
里維不知道要說什麼,最後只能伸出手摸摸男孩的頭,男人突然靠在自己肩膀上,手用力抓住自己的肩膀,安靜的、讓眼淚滑落。

如果世界沒有他口中的那麼美好,那我就替你找到通往美好世界的途徑吧。
里維不知道怎麼將這樣的心情化作文字,安靜的讓男孩發洩情緒,內心暗自想著。
男孩離開了、有著美麗大海圖畫的書成為自己唯一的弔唁。

里維在地上辛苦了一陣,加入訓練兵的行列,也許是體能和過去在地下街的經歷、讓自己理所當然成為所有人中最突出的戰力。
許多人告訴自己,有才華要加入憲兵團,會有無盡的榮耀和財富,但里維看著所有的兵團,只有調查兵團能讓自己開拓男孩眼中的可能。

一望無際的鹹水、世界中的未知謎團、自由,里維總在內心咀嚼這些句子,男孩的模樣自己已經快想不起來了,但和天空相同的湛藍,還有溫暖握住自己的手,卻從來不曾在記憶褪色過。

加入人守缺乏的調查兵團後,自己很快成為小隊長、又在幾次出城後,被破格升為分隊長,所有人都說自己年紀輕輕,卻已經足以扛起調查兵團的一片天。

「里維,給你一個憲兵團交付過來的任務,王城地下街裡出現了一群棘手的傢伙,需要調查兵團的實戰經驗。」
「還有奈爾他們搞不定的人?」憲兵團雖然怠惰,但也沒到差勁,抱著賣面子的心情,

里維挑選了幾個精銳,到憲兵團總部了解詳情後,總之在幾年前,地下街出現了組織性的犯罪,之前總是躲開憲兵團的眼線作亂,沒想到幾年下來累積了難以忽視的破壞力,甚至連貴族和商團都非常頭痛。

「帶頭的,是一個被稱為碧眼惡魔的男人,因為平時男人都會穿戴斗篷掩蓋外貌,所以沒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但總之,他腦袋好到不行,憲兵團已經束手無策了。」
「你們好歹也是訓練兵團出身的,小混混抓不住?難不成他們有彈藥?」
「不、更糟,他們有立體機動裝置。」

奈爾看著舊友,當年在訓練時就不可一世、但實力也強到讓人無從說嘴的男人大概是憲兵團最後的希望,畢竟沒人希望抓幾個犯罪弄到死傷慘重,更何況還有聽說有人被收買,連憲兵團的火藥庫都被他掌握在手中。
那真的是丟臉丟大了,但面對智慧型的犯罪又不是組織多一點人手就有辦法,奈爾看里維皺眉想了想,嘆口氣。

「你們憲兵團自己檢討一下庫房的管理如何?」

總之還是要去。
里維想著自己曾經熟悉的童年住所,地下街一直有著非常微妙的平衡感,所有的勢力都保持著某種既定默契,誰都不會破壞地下街人的生存方式、也不會刻意去干擾外頭的住民。

會有這樣微妙的變化,大概是有什麼新的勢力介入吧?有聽聞某些貴族會從地下街挑選能力好的孩子養做殺手或私人軍隊,說不定是那樣背景的人混回去造成平衡崩壞吧?
但一切的猜測也許都是錯的,里維和組織首領接觸時,才驚覺那雙眼睛和自己記憶中熟悉的一模一樣。

「竟然勞煩調查兵團啊──」

那是帶著略低的說話嗓音,當然、和當年童稚的孩童聲音一定不一樣了──里維努力擋下沉重的正面砍殺,男人的體格非常高大、刀刃劈過來時的重量和靈活度完全不輸正規訓練的士兵。
不、使用立體裝置的方式甚至更靈巧,避開男人的攻擊,里維想著,地下街的確是收容無處可去之人的地方,但自己從來沒想過,那個瘦小、眼神中帶著所有溫柔單純的男孩,竟然來到這裡。

「你還記得嗎?你說的海洋──自由──牆外的世界──」
憲兵團的人幾乎不會面臨生命被威脅的窘境,大概應付不來吧──里維冷靜的和男人在地下街中追逐,還好小時後的經驗讓自己對地下街的狀況熟悉,在抓到機會跳到男人、並迎向他的刀刃時,里維江內心壓抑的問句大聲說出口。

「──里維?」

艾爾文看著男人深邃的雙眼,那被自己丟棄在腦後、曾經的回憶,那被父親庇蔭、可笑又天真的男孩──
里維失去重心往一旁摔落,在完全找不到機動裝置施力點的狀況下,被男人伸手抓住、兩人一起落在雜物堆中,在有些頭昏眼花的狀況下,里維扯住男人蒙住臉的布料,在好不容易回神後,看男人臉上的吃驚。
「艾爾文、好久不見啊。」

好久沒說出這個名字,里維看男人神情還有些混亂,伸手撫摸他的臉。

「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去探險、看海嗎?」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