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5.14

[團兵]Sometimes.loneliness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想寫、但時間在哪裡呢OYZ


艾爾文史密斯老師桌上有一張非常特別的畫稿。

莫布里特去收稿件時,時常會看到那張特殊的稿子,該怎麼說呢,白素的畫紙用原木的相框保護著,上頭用黑筆接近塗鴉的、大概是一隻貓。

會說大概,那是因為真的看不太出來是什麼,那是某次自己不小心脫口問,時常坐在桌邊、戴著眼鏡身體壓低作畫的男人抬起頭,用著非常理所當然的口氣這樣回答。
那和艾爾文史密斯筆下的畫作完全不同,莫布里特還想要問,但想想,身為菜鳥編輯的自己,還是別輕易開口的好。
曾經聽上司米克說過,老師的脾氣非常古怪,說話時必須多加注意才行。

「辛苦你了。」男人將桌上的稿子再三確定後,放進牛皮紙袋遞過來,也許是工作告一段落吧,男人嘴角難得揚起微微的笑。
這個表情也許才是大家以為的、總是畫出溫柔故事的插畫家該有的樣子,莫布里特接過後用力鞠躬,也許是米克那番話讓自己有所顧忌,

已經接下編輯工作幾個月了,除了問畫外,莫布里特幾乎沒有和男人有太多交談。

「啊、要不要喝杯茶再走?」

男人站起身,丟出非常下人的問句,莫布里特抬起頭,看他將眼鏡放到一旁,揉揉眼睛就略過自己走出工作室了,毫無拒絕或猶豫,莫布里特只好跟在男人身後,來到從沒踏入過、男人的私人空間。

才發現男人手中拿著那張詭異的貓畫,並擺在桌上,拿著茶壺泡好茶後,男人摸索冰箱、拿出點心,轉頭對自己招招手。
吞吞口水,莫布里特也只好坐下,看貓畫就在自己手邊,那坨黑色塗上好幾圈的粗糙畫法、以及嚴格來說是瞪大雙眼的貓臉,怎麼說呢、像被一隻長相醜陋脾氣差的貓監視著。

說不上來的怪,男人所有的畫作都是溫暖的顏色、主角都是充滿冒險精神、或充滿能量的,那粉彩和水彩架構起來的畫面非常舒服,男人的書總是帶著溫柔、溫暖、激勵人心的評價。

但作者本人完全沒有這類感覺,莫布里特看男人自顧自喝起茶,並看著畫作發呆的樣子。

「我開動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拿起茶喝了一口,看男人轉過來看自己一眼,不帶任何情緒的點點頭。
點心是用陶瓷杯裝的布丁,入口綿密的口感讓莫布里特有些感動的多吃了好幾口,吃完後,看男人又看著自己,嘴角又揚起淡淡的笑。
「好吃嗎?」
「嗯。」
「很好。」男人又看了醜貓圖,伸手摸摸相框。「他會很高興的。」
「是?」
「那是一個朋有的配方,他親手做的更好吃。」
「是。」竟然是親手做的!莫布里特想,這真是讓人震驚的訊息啊,很難想像男人拿畫筆的手在廚房內作料理切東西什麼的。
「喜歡的話下次有作再分給你吃。」也許事說起朋友的事,男人眼中多了些溫度,莫布里特想,男人也許是避俗冷淡了些,但也有好朋友呢。
「史密斯老師,我該回去了,米克還在等稿子。」
「嗯、幫我和米克說,下禮拜有時間聚聚吧。」
「是。」
「啊、還有。」莫布里特看男人非常認真的看過來,那也是莫布里特第一次,發現男人雙眼中帶著非常美的光芒,柔和、和他手下的創作一樣。「就叫我艾爾文吧,老師什麼的,聽起來很奇怪啊。」
「是。」

***

莫布里特帶著不錯的心情回到辦公室,將稿子交給米克順便傳話後,就看米克動動鼻子,點點頭。
「你該不會吃到布丁了吧?」
「對、史密斯老師有請我吃。」
「喔,那代表他不討厭你,不錯嘛。」米克將紙袋內的原稿拿出,仔細翻看,「他今天心情應該不錯?」
「是。」
「因為那隻醜貓要回來了。」米克口氣中帶著些為戲謔,看莫布里特一臉不了解的樣子。「啊、你不知道,不過你該知道,不然你撞見他和戀人相處的樣子應該會嚇一大跳吧。」

「醜貓?」
「哼,你有看到他桌上的畫吧,那張醜塗鴉。」
「呃──」該努力否認他醜、或要乾脆承認內心的想法,莫布里特有些尷尬的看著編輯。
「那是他戀人的作品,說是要做為看守者,好好盯他工作、戀人的分身。」
「是嗎?原來不是老師的作品──」鬆口氣,至少內心覺得醜不是批評史密斯老師。
「是啊,艾爾文畫那玩意兒,我們出版社會很困擾的。」米克笑著,想男人大概正在廚房裡,親手做著菜等待戀人回家的那一刻。「話說,這陣子去他家裡就要小心一點,他們可閃到讓人覺得困擾,啊對、撞見那件事啊──」米克比了個手勢,看莫布里特有些慌張的臉紅了起來,「就安安靜靜坐在工作室、或者乾脆坐在門前那張椅子,千萬不要吵到他們啊。」
「好。」
「他們一年才會見幾次面,旁人只能忍耐了。」
米克想著,也唯有那一頭黑髮、表情兇惡的男人,才能讓艾爾文露出笑容。

也許他手下描繪出的溫暖世界,都是為了替時常在紛亂國家工作的戀人,開闢一個溫柔的世界。
也唯有黑髮男人再他身邊,才會將溫暖帶回他眼中。
米克看著桌曆,等等打個電話吧,好好和他們聚聚,看看兩個好友臉上的笑容──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