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5.20

[團兵]speechless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團兵]520我要滑壘!


里維的我愛你很有趣。

艾爾文看放在桌上的紅茶,轉頭看書架上的書籤盒、又看向門口的置物架,最後、是放在矮櫃上、新鮮的花朵。
他從來沒說過,艾爾文閉上眼想,兩人還真的不太善於言詞,自己的告白是我想要你成為我的,里維的回答是將心臟獻給自己,像這樣的告白應對,對於一對戀人來說,也太迂迴了。

但那是最真摯的告白,艾爾文張開眼,拿起紅茶喝了一口,他一向知道自己不太愛喝燙口的,總是放涼或者用涼水沖泡,偶爾還會看他拿著杯子,輕輕吹著,替自己將紅茶降溫。
那溫柔捧著杯子的、輕輕吹氣的樣子,就算他很少看用那樣柔和的眼神看過來,也足以讓自己接收到滿滿的情感。
如果他為自己做的一切,還不底上千百句我愛你,就說不過去了。

「艾爾文,你的衣服我燙好了,明天要穿去會議對吧?」里維推開門,看男人咬著杯緣,發呆的模樣。「在想什麼啊?」

男人總是會露出很微妙的孩子氣模樣,那和外頭說的調查兵團團長完全不同,有些純真、甚至動作有些可愛、表情也帶了點傻勁。
雖然漢吉曾經吐槽自己,艾爾文那愚蠢的模樣是因為和某個人同框,或思緒飄到非公事的私人情緒上,平時的他夠冷靜冷血了,你還看不出來那個蠢樣是因為誰嗎?

這種時後只能裝傻。
很羨慕那些能將內心情緒用行為和話語傳達的人,調查兵團裡一直不乏愛侶,也許是隨時會奉獻上生命,大家的語言和行為都是濃烈的讓旁人害羞。
自己從來沒嚐試親吻艾爾文,或將內心沸騰的情感化為簡單的三字告白,喜歡這兩個字一直是自己跨越不了的障礙,更何況,艾爾文也從來沒要求過自己。

只要男人下令,自己一定樂意說出口,甚至會將記憶中所有可以傾訴愛意的情話都借來使用,如果、那是艾爾文想要的。
但男人一定寧可自己多殺幾個巨人,或多建立些讓人害怕的聲望吧,對男人來說,自己的價值是身為兵長的,站在巨人前的最強。

如果向你告白須要用刀認殺人的話,那我刀下的每一條冤魂都在替我唱情歌,每一個哀號吼叫都替我將內心對你的愛說出。

「嗯、想紅茶還不錯。」咬著杯緣,那是無意識下的動作。
「上次你買給我的,不是嗎?還有、不要把杯子咬壞了,那是我的。」

男人手中的杯子是他帶回來對自己獻殷勤的無數個之一,就算是男人給自己的杯盤多到可以開店,但每一個里維都記得上頭的紋理、花樣、拿在手中的觸感,倒滿茶放在嘴邊的燙熱。
愛極了艾爾文隨時會帶點小東西給自己的行為,好像去哪裡都會想到我里維好幾次想這樣和艾爾文說,你就算滿懷著夢想,也替我在心中留了個好位子對吧?就算我對佔滿你心思的那些事情充滿厭惡忌妒,但只要想到你終究會替我帶一束花、帶一點糖、一瓶好酒,用精緻和子裝著的杯盤,就覺得滿足。

「啊啊抱歉、想點事。」看近里維眼中的柔和,就算里維口氣中帶著厭惡,卻從來沒有少對自己的耐心,艾爾文有點心虛,像個犯錯的孩子小心的將杯子放在桌上,站起身。「謝謝你。」
「反正我也要燙衣服──」男人靠了過來,無論幾次,都會讓裡為覺得緊張,皺眉閉上眼,男人的手抓過來,非常輕柔的扣住自己的手腕。「幹嘛?」
只是一點點的接觸,只要稍微用力一甩就可以躲開的碰觸,里維張開眼、看男人的胸口因為呼吸起伏,那枚地位象徵的墜鍊閃著光,挑起內心的情緒。
「我只是、想碰觸你。」

因為艾爾文用這麼柔軟的口氣、說出類似請求的話語,所以讓人難以拒絕,里維靠上讓人安心的胸口,聽著男人的心跳。
心臟砰砰跳著。
很難以形容的、對男人的喜歡也好、對他的情慾也罷,那混雜著太多情緒,最後只剩下三個字可以具體形容。
這樣依靠彼此,足以傳達難以說出口的情緒。

那只是呼吸他所吐出的空氣,就足以讓眼眶沉重、不是痛苦,而是感到溫柔喜悅讓心臟快炸開的──感覺艾爾文放開手,那雙手撫摸上肩膀、輕輕滑到後頸、滑到肩胛骨上,那被他說長著無形翅膀,可以帶他任意飛翔的地方。

艾爾文對自己用著妝點美麗、讓人昏眩的詞彙,用著歌頌愛情般華麗的形容,也許不是那三個字,但總是讓自己滿是驕傲、充滿被愛的充實感。
那雙手貼在自己肩胛骨上許久,那大手的溫度就算隔著衣料也可以感受到,里維將全身的重量依靠在男人身上,聽他呼吸有些急促,手沿著脊椎落到自己腰上。

「我要收回剛剛的話──」
「哼嗯?」
「我不只想碰觸你,還想進入你。」

就算是充滿情慾的話,也依舊是能浸染自己內心的柔和,里維想著明天也許的工作、明天男人忙碌的行程,想著兩人都不小了,還可以那麼單純的揚起慾望,只因為小小的碰觸。

「隨時歡迎啊,團長。」

男人的手在自己沙啞的擠出這幾個字後,用力的將自己抱起,里維聽他的吸吐聲又更加濃厚了,在抬起頭想看清楚他的表情時,天旋地轉下又被動迎來急躁的親吻。
只要一吻,就讓自己再也無法思考更多,從腹部燃燒起的慾望和男人的氣味讓人沉迷,好不容易捕捉到他眼中的藍色,又被他直接又充滿情慾的眼神弄得興奮又緊張。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剝去,剛燙好的外套、剛燙好的襯衫、剛燙整洗乾淨的領巾,男人粗魯的將兩人的衣服丟下床,可以感覺他的慾望正在自己大腿間磨蹭,雙腳被抬起,一下是冰冷的潤滑、一下是粗魯狂爆的熱情。
讓人進入最羞恥的地方、一下壓進體內,里維永遠都不懂這樣的傷害為何會被隨滿滿的愛意,也許永遠都不懂原始本能的慾望吧,自己的殺意、怒意、愛意,都只因為艾爾文被挑起。

「哈啊──」並不會在作愛時交談,更沒有甜言蜜語,

只聽見男人在耳邊一次又一次喘息、手撫摸自己的身體、撫摸每一吋肌膚、撫摸自己勃起的慾望、撫摸自己的膝蓋,手抓住自己的小腿,一下逼迫自己擺出各種羞恥的姿勢,里維接收著愛情的狂躁,又接收艾爾文對自己的塑型。
想從裡而外成為你想要的樣子,凡是你想你愛的,我都願意成為你想像的,就算要丟棄自尊、丟棄盔甲,甚至付出性命作為代價──里維僅抓著艾爾文的背,雙腳緊緊的扣住艾爾文的腰,那一進一出的挑起的燥熱和暈眩,還有忍不住從唇齒間蹦出的喘息,聽著男人帶命令又混著愛憐口吻要自己叫出聲,里維溫馴的更張開腿,張開口。

艾爾文看近那雙迷濛的深邃雙眼,平時總是看著單一目標、充滿氣勢和堅定的雙眼,因為自己模糊了一切。
緊抱著竭盡所能想將它更緊抱著想更貼近他,被慾望驅使被愛情鞭策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就算自覺身體和行為無法再表達更多更多的愛情,但那三個字,依舊是沒有說出口的簡單告白。
迎著艾爾文的吻,里維感受男人在體內肆虐的力度,口中舔拭又接近啃咬像要將自己吞進肚裡的熱情,也許將這份情感化為簡單幾個字反而可笑,也許是因為知道、就算說出來,十次百次千次萬次,也只是浪費唇舌的、無法表達清楚的情緒。
是那麼愛你,竭盡所能的滿足你接近你碰觸你填滿你。

艾爾文知道自己力度過猛,里維身上絕對會被自己弄出好幾道傷口和淤青,但光感受他身體敞開的接受自己的熱情,就知道,再過分一點、也會被里維毫無保留的接受。


是那麼堅強、那麼深愛。
無法用三個字概括一切的戀情。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