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6.13

[團兵]attachment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個文吧、常被問是不是消失了XDDD別這樣我是社會人XDDD不正經的那種


通常是自己窩在艾爾文懷裡,里維張開眼,看窗外天已經微微亮了。

男人睡的有點熟,里維抬頭看靠自己非常近的男人,男人睡覺時總會微皺眉頭,不時會看他嘴巴微微動著,對他的睡相一直覺得有點反差的可愛感覺,里維湊到艾爾文嘴邊,輕輕吻了吻。
男人的手擱在自己身上,側著身子像要將自己抱緊的模樣,里維輕輕抓著男人的手推開,但常是幾秒後,還是決定暫時維持現狀。

把他吵起來就不好了,里維猜想男人幾點爬上床,又想著自己又被艾爾文當抱枕了。
畢竟有著身材上的差異、雖然一開始覺得彆扭,但久了無論是冬天夏天、只要有空里維就會選擇鑽進艾爾文被窩裡,累了就睡著,反正第二天男人一定會抱著自己。
做為他的抱枕,自己是很開心的,頭靠在艾爾文胸口磨蹭,男人睡覺總是幾乎全裸,曾經聽米克說,艾爾文淺眠到讓人不可思議的地步,和自己不同,並不是帶著警戒,而是一種半帶著罪惡感和被工作追著跑的焦慮。

但抱著自己時,艾爾文都睡得很沉。
如果可以和他貼的更緊就好,被他的胸毛弄得有點癢,里維嘴角淡淡揚起笑意,可惜如果自己半裸在被窩裡,男人大概會忍不住。
兩人都有工作,做一半很掃興、做完工作就會耽誤了,盤算著幾天後有放假,如果想要藉由性愛來得到滿足也只能忍到那個時候了。

艾爾文在兩人的愛情裡一直是忍不住的那一個,該說他太貪心嗎?抓抓他的胸毛,責任、義務、目標,和男人的愛情裡,男人總會忘記。
和自己談戀愛的是艾爾文史密斯,和自己共事的是史密斯團長,自己一開始喜歡上的是艾爾文分隊長,最後是團長、最後才是艾爾文。

男人總說他喜歡自己的全部,是一瞬間喜歡自己的所有,跟當初一眼看見自己時,就想要佔有自己。

「艾爾文──」

忍不住小聲的叫他的名字,沒想到他還真的動了動身體,但讓人意外的,男人並不是轉醒,而是身體縮了縮,突然像個孩子似往自己懷裡蹭。
這樣大個子往自己懷裡鑽的樣子有點可笑,里維努力忍住笑,雙手環住艾爾文的肩膀,看他像感覺到滿足似的吸口氣,又睡得更沉了。

好吧好吧,乖乖睡覺吧。

摸摸他的頭,里維想起了母親曾經在耳邊唱的搖籃曲,哼了幾句後,忍不住睡意打了個哈欠。
艾爾文醒來時感覺有點悶,才發現自己被戀人緊緊抱住,那力度之大,完全是動彈不得的狀態。
但卻是讓自己感到溫暖、甚至覺得這樣也不賴的窘狀。

因為捨不得將他吵醒,艾爾文只好乖乖閉上眼睛、又睡了一次回籠覺。

兩人就這樣輪流醒來又昏睡,直到艾爾文的副官終於忍不住,在門口叫著團長的名字。

里維和艾爾文一起張開眼睛,不知道為什麼一起笑出來。
然後,給深愛的人一個輕柔的吻。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