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08.10

[團兵]Kiss.goodbye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點短文吧~話說這兩天整個場次症後群,好想睡已經過很久啦找藉口?


艾爾文的一切都是自己最喜歡的。

看著男人熟睡的臉,里維伸手撫摸他的臉頰,那讓人喜愛的外表、尖挺的鼻子、還有──

手滑到他的鼻尖後落到他的唇瓣上,說話的聲音、親吻的觸感、唇舌糾纏時、非常美好的味道。
低頭輕吻男人,知道他累到不會醒來,不需要替自己的行為找太多遮掩害羞的藉口,里維撫摸他的下巴,男人總是每天將儀容整理的乾淨,所以,像這樣帶了點鬍渣、頭髮散落的樣子,是只屬於自己的戀人。

戀人、愛人、半身、靈魂伴侶、主從、長官部下、雙翼,什麼稱呼都無所謂,也無所謂關係是否因為立場而有所改變,自己只是單純的、喜歡這個人。
偶爾會覺得可憐又可笑,在這樣混亂又絕望的世界喜歡上誰,無疑是將身上的盔甲卸下,隨時陷入痛苦。
但男人從來不會讓自己陷入這樣的窘境。

這樣說也有點奇怪。
里維不自覺的笑了,哪一次任務不是和死亡擦肩而過,哪一次男人會給予戰場上的體貼憐憫?但說也奇怪,艾爾文越將自己放在不利的位子,內心就越覺得平靜。

被這個男人信賴著。

光這個念頭就讓人狂喜。
說來有趣,和他第一次見面時,一點都不覺得男人會影響自己什麼,但也許他就是個讓人無法忽視、閃閃發光的存在吧,渴求他給與信賴的眼人、渴望能成為他身邊最重要的人。

排去他最好的朋友、信賴的部下,自己想成為最重要的唯一。
那是有別於自己意識以來,除了活下去以外的慾望。
而讓人驚喜的,艾爾文也回應自己的慾望。

「如果可以放下團長這個身分,也許我會和你告白。」男人非常含蓄的、在一次會議後,用像要去哪裡吃飯的輕鬆口吻,看著自己說出這幾個字。
臉上的表情依舊冷淡,並沒有對外的官方笑意,但從他雙眼中的情緒,自己讀懂。
「我不介意和團長交往,就算砲友也無所謂。」走到男人身邊,里維抬頭看艾爾文眼中的微微驚訝。
「──我不想將重要的人定位成砲友,你值得更好的。」
「那就不要魔磨蹭蹭的,等你放下團長這個身分,我都老了。」
男人的身高讓自己覺得厭惡,里維抓住男人的墜鍊、不給男人回應的用力撞上他的嘴唇。

「里維──你技術很差呢。」
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被攻擊,艾爾文苦笑著看里維皺眉臭臉的模樣,手指滑過他的嘴唇,再回給他一個吻。
那是你最美好的笑臉。
里維嘆口氣,低頭靠在男人胸口,男人值得溫柔的笑、值得美好的人生、值得溫暖的床、每天毫無煩惱的醒來、帶著笑的入睡。

但世界剝奪了這些。

我奪去這些。

我帶走你的心跳、帶走你繼續笑的機會,但也帶走你的痛苦、而隨之,你帶走我的快樂和愛。

我心愛的戀人、團長,如果可以,希望你好好睡一覺,然後在哪裡醒來。
而那時,世界應該是溫柔美好的,而我、希望出現在你面前。

這次,我會先說,和你交往也不錯、喜歡你也不錯。
然後、會好好吻你。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