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6.19

[團兵] Love Is a lie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寫點東西吧,想想、這個學期快結束了人仰馬翻


艾爾文時常思考,自己對里維是種憧憬、信仰、或者真的是愛?
這樣一想手不自覺得動了動,就這樣把睡在懷中的人吵醒了,里維有些困惑的張眼看向自己,詢問怎麼不睡。

「抱歉、你再睡一下。」輕吻他的臉頰,看他疲倦的眨眨眼發出一聲模糊的鼻音,閉上眼睛又靠著自己睡了。
替里維將棉被蓋實,遮蓋激情後的痕跡,手在他的頭上輕輕撫摸,說也奇怪,對他的情感自己一直無法找出個答案,但就是忍不住不斷靠近、像要感受他的溫度般,像追尋陽光般。

在將他抱進懷裡時,艾爾文感覺不到他的掙扎,也許當時就這樣栽下去了,親吻、渴求、抓著他的手不斷的說著,喜歡、喜歡、好喜歡。
就算不是肉體接觸這層關係,艾爾文也知道自己會喜歡里維這個人,誰不喜歡堅定要充滿自信、私底下又溫柔包容所有人缺點的人?這樣想想,里維究竟是愛自己、或者不過是接受自己的求愛,只是包容自己的所有行為?
應該不是吧?想到這裡艾爾文有點緊張,看著里維熟睡的側臉,如果是這樣,我不就利用他的溫柔?

我真的是個、過分的人啊。
艾爾文鑽進被子裡,將里維摟進懷中,聽到他又模糊問了句要睡了嗎?

「里維、里維──」

在他耳邊輕聲叫著,聽他嗯了一聲,艾爾文覺得有些糾心,想詢問他對自己的情感,但又不太敢問清楚。
我也不清楚是愛你、憧憬、或者只是仰慕?
和那些新兵一樣,仰慕著人類最強、信賴著你的一切,我說不定只是那樣、卑鄙下留的男人,用著喜歡當藉口,得到你的一切、並享受你付出的溫柔──

「艾爾文──」懷中的人細聲的回話,艾爾文聽見里維吸了口氣,又緩慢像嘆氣似的吐出,「不要想太多啊──」
「嗯,抱歉,你睡吧。」但就是忍不住撒嬌啊,誰要你這麼溫柔呢?艾爾文的手環著他的腰,想著,就讓自己在夜晚對他鬧些脾氣耍點任性吧,因為懷中的里維,是自己專有的情人。
「──我一直、在這裡。」

懷中的人眼睛完全睜不開,緩慢的吐出這幾個字後,手摸著自己的身體直到頭上,抓抓自己的頭髮,給著安慰的、輕輕撫摸自己的頭。
像給安慰的母親、是那樣喜歡他的溫柔,艾爾文只覺得胸口的疑問和情感沸騰,壓抑不住的吻上里維的唇瓣、撫摸他的肩膀、想要得到更多安慰。

里維模糊的感覺男人在身上的不安分,想著大概是太久沒一起度過夜晚吧,男人從兩人獨處後就躁動異常,一下子靠在肩上撒嬌、又毫無預警的吻過來、就這樣一面吻一面將自己身上的東西卸下,直到床上。
進到自己體內的炙熱是那樣衝動、一下就填滿久久沒接觸的空虛,里維知道男人很缺乏安全感,更無法維持表面的平靜穩重,但知道他總是壓抑過頭,雖然自己累壞了、還是讓他盡情的發洩。

但也許不夠吧,對於要填補男人的空虛,自己的溫柔和表達出來的愛情、遠遠不夠。
他總是害怕什麼,里維知道的,雖然艾爾文不曾說過,但他大概是害怕,對自己的愛不夠純粹。
因為真的太累了,里維只能半睡半醒的接受男人的愛撫,再次接受他在自己體內尋求答案和消磨掉理智的行為,這個聰明的戀人什麼時後才會發現呢,愛情、是謊言。

原本就沒有純粹的愛,所有的愛都混合了不同的情緒,可以是同伴的信任,可以是對誰的景仰、可以是家人的包容,當然,也包含了情愛的炙熱,以及互相填補空虛的行為。
對於這樣混合數種情緒,甚至還帶有淡淡殺意的情緒,用愛這個字概括的,可以說是簡單、又不想要太過於深刻挖掘、鋪陳出的謊言。
但那個謊言包含了自己的獻身,為他拋值一切的忠誠,為他守護脆弱的決心,還有、包容他總是胡思亂想的雜亂情緒。

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

艾爾文在耳邊輕聲說著、帶著喘息,里維知道他一直怯懦著談愛這個字,但喜歡,就足以讓自己了解,艾爾文史密斯的愛情。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