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6.27

[團兵]My fault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偶爾不知道要說什麼、說天氣有點隨便但天氣真的好熱~~~


一切就歸咎給天氣太熱吧。

里維嘆口氣,用擰過的毛巾擦擦男人的額頭,在這樣酷熱的天氣裡,執務室內都快要燒起來了。

每一年總是會度過這樣讓人難受的天氣,里維自己是還好,可能是體質比較不容易流汗,也比較注意身體的關係,但每天忙碌工作的艾爾文不同,天氣一轉熱就很容易流汗,里維曾經看他汗像雨般滴下,白襯衫都汗濕的模樣。
這樣做作又老是將外表包裝亮麗的男人,狼狽成這樣有點可笑,不、可愛吧,擦擦他的臉,男人明明熱得要命,卻依舊專注在工作上的樣子,怎麼看都賞心悅目。

部下佩托拉曾經說自己太照顧團長了,團長真偉大啊讓人仰慕得想替他分擔工作,當時自己將話嚥了下去,對艾爾文的敬仰是有的,但更多的是讓人激發母愛的心疼。
尤其,這個逞強的傢伙是自己的戀人,不照顧他要照顧誰呢?轉頭又沾了些水,里維想著,能做的也只有這些。

「謝謝──」

模糊的道了聲謝,讓人昏沉的午後應該是愉快的休息時間,但里維只要天氣熱,就會溫柔的準備涼茶濕毛巾,陪伴在自己身邊。
也許是種藉口吧,就像冬天他總是暴躁的說冷,披著被子來到自己身邊,像要取暖似的鑽到自己懷裡。
無論什麼時後,只要彼此有時間,就不想分開。
里維將有些濕的毛巾貼到男人頸部,擦著擦著就往領口去,也許天氣太熱吧,艾爾文的體溫高的讓人也覺得熱了,頭貼到艾爾文肩膀上蹭了蹭,流了汗的些許體味讓人頭有點暈。

里維的手滑到自己胸口,艾爾文苦笑著想,戀人偶爾會做出讓自己嚇一跳的事,該說是他在誘惑自己嗎?抬眼看了一眼桌上待處理的公文,又低頭看了一眼已經寫了大半的紙頁。
親吻後舔過戀人的耳垂,里維有些按耐不住衝動,該說是太久沒有好好做愛了,又或者真的是天氣的錯,手扒著艾爾文的襯衫,感覺男人身體有些僵硬,也是,在團長狀態的男人總是會慢半拍。

「艾爾文──哈──」圈住他的頸項,里維不住喘息,不行、無法等待,手撫摸上他的腰線,挑逗的滑動到他雙腿間,很好,雖然沒有撲過來,但看樣子連日熬夜工作沒有影響他的慾望,里維聽他抽了口氣,「放棄掙扎吧──艾爾文──」

如果要舉一個天敵或人生阻礙,艾爾文會毫不猶豫的說是里維,抓住他摸過來的手,無奈的聽他笑得開心,扯著他站起身,艾爾文將他拖到床邊,有些自暴自棄的吻上戀人的唇瓣。
那是帶了點逞罰味道的長吻,里維的手拉扯艾爾文身上的襯衫,感覺男人更為粗暴的拉下自己的褲頭,像要將自己壓扁似的壓到床上,努力呼吸著,里維眨著眼睛,感覺汗水滴到自己身上,還有溫熱的呼吸、身體磨蹭接觸時的高熱。

像隨時會融化般,里維眨著眼睛,看艾爾文吻得專注認真,也許是太熱了,也跟著閉緊雙眼,一下黑暗的世界中只有熱度、還有戀人的汗濕與體味。

就算在黑暗中摸索,只要有這份炙熱的擁抱,就讓人覺得滿足。
直到男人的炙熱進到體內,里維才張開眼看向皺著眉頭,汗水不斷從額頭冒出滴下的男人。

「抱歉──」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混著慾望的話語說完,艾爾文溫柔的吻吻過被汗水滴過的地方,連同舔拭的搔癢感和滿懷愛戀的親吻,里維看著他已經濕到透膚的上衣,搖搖頭。

應該是我道歉才對。
沒有說口,

里維抬手努力解開男人領口的幾顆扣子,但卻很快的失去動力,只能努力張開雙腿,包容男人的粗魯。

讓你更熱了、我的錯。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