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6.29

[團兵][音樂圈設定]old wound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隨手寫寫,最近大概是新刊+連載整理的節奏


艾爾文很少沮喪,至少在戀人面前。

從醫院回來後,打電話給經紀人說明狀況,就提不起精神,歪倒在沙發上,艾爾文閉著眼睛,沒有絲毫睡意、想著安靜坐在身邊的里維大概很緊張吧,但就是無法勉強自己振作些,或、給緊張的里維一個笑容。

里維在接到漢吉的電話後,將樂團練習的工作交給助理指揮,就飛快的回到家中,一回家就看男人歪倒在沙發上,琴盒難得的擱在地上,替艾爾文將琴盒擺到桌上後,里維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只好安靜的在他身邊等待。

電話裡漢吉也沒說什麼,只說艾爾文下個月季的演出確定取消,他大概不好受吧需要人陪陪他。
取消的原因里維知道,雖然每天作息和練習時間讓兩人同一個屋簷下、也鮮少面對面待上一兩個小時,但空氣中瀰漫著薄荷香、還有桌上多出的藥包,以及在道聲晚安後,男人不時的翻來覆去,非常難入睡的焦躁。

舊傷,里維想著,有很多大師也有這樣的問題,像曾被譽為天才的曼紐因,受傷所局限的演出生涯旁人看來依舊燦爛,但只有當事人知道,無法隨心所欲的痛苦。

和指揮不太相同,提琴家的手指、手臂、肩膀,有一點傷痛就會影響到演奏,這幾天也曾聽艾爾文練習的琴音,也許是因為無法自由拉奏吧,聽起來心浮氣躁、也失去他特有的乾淨音色。
認識他時就知道,他是因傷停止演出的,因為迷戀他的音色、喜歡他在台上的模樣,里維不禁用艾爾文復出演出當交往條件,希望他能夠回到台上。
這樣的要求,現在想來不但幼稚、又讓艾爾文陷入受傷無法上台的痛苦,指揮家也許比較沒這個問題,所以自己輕忽了。

「艾爾文、抱歉。」
「嗯?」聽里維的聲音有點低落,艾爾文張開眼睛,看他皺著眉,非常愧疚的樣子。
「我沒有考慮過你的身體狀況、還有、我對受傷沒什麼概念。」
「所以、為什麼里維要道歉?」
一下子也搞不清楚里維要說什麼,艾爾文努力撐起身體,看里維低下頭,情緒低落的模樣。
「當初,我還要你回表演舞台,因為想要跟你合作啊、真的太自私了,都沒有想過你的感受,還有再受傷的可能,抱歉、我沒有考慮清楚,讓你這麼難過──」
「是我先喜歡上里維的。」打斷里維的話,艾爾文開口第一句話也沒什麼頭緒,但總之,想讓他停止自我責備,「在遇見你之前,我已經放棄了,因為真的、很累,到處演出、每天在意評論樂評,接觸各式各樣的人、和各種曲子奮鬥,啊啊,很開心啊我深愛著音樂,但真的、我當時回頭想著人生,就是不斷反覆上台演出練習的生活,很無聊、很痛苦,我開始討厭音樂了。」

不斷挖掘自己的生活、不斷給自己壓力,是好是壞呢?也許,沒這麼愛吧,又不湊巧的,受傷了。
伸手要里維過來,看他站起身,緩緩到自己眼前,臉上表情還是多少有些抱歉,抱住他讓他做到懷裡,在接觸里維的體溫後,艾爾文突然覺得沮喪好了些。

「受傷給我藉口,雖然也是一種打擊,但突然、覺得有藉口停下來了,反正弓都握不住,帕格尼尼的隨想曲再也不能隨心所欲的拉了,身為演奏家的自己已經完了,我真的是這樣想的。」
復健、治療、重心習慣身體,漢吉替自己找了個教學的工作,想著就這樣退到二線來時,不巧的,遇見里維。

抓緊他的手,艾爾文想著,那真的是可以引出情緒、讓人不自覺被吸引的手,喜歡他的手、喜歡手主人的音樂、他的靈魂。

「然後遇到你、因為好想要跟你一起演奏,我是真的、喜歡你的所有,所以,又覺得有勇氣到台上了。」上台的路看似短、卻每踏出一步都舉步維艱,但里維走出的每一步,都帶著屬於他的美麗,「不過、身體的狀況果然很難控制啊,所以、我剛剛去醫院回來,真的很沮喪,本來想要跟你一起演出新曲子的,如果肩膀能夠不這麼痛就好了,我想要和里維一起──」

「我們一起啊,不夠嗎?」感覺艾爾文沒有剛剛那麼沮喪了,里維感覺他搖晃著自己的手,那是艾爾文的習慣,他真的、愛極了自己的手,「不要太勉強,我不知道受傷的狀況有多嚴重,但你每次都接滿音樂會、又要到學校工作,舊傷不復發也難吧,你看、還有新唱片要灌製、不是還接了一個作曲家的曲目發表嗎?更不用說堆在琴房裡的新譜,艾爾文,我知道你喜歡演出,但不要急。」
「啊、還有,雖然你以為是你的要求我才回舞台,但就算你沒要求,我還是會回去。」又是突兀的一席話,艾爾文看里維有點驚訝的看過來,親親他的臉頰,「就算你沒有把他當交往條件,我想、我還是會回去,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只是普通的艾爾文史密斯教授,你根本就、不會被我吸引。」

「這句話我要抗議,你就算不拉琴,我也喜歡你──嗚嗯──」也許是情緒一下舒緩,艾爾文吻過來有些用力,溫柔的回應他的親吻,里維暫時停下思考,手緩緩搭在艾爾文肩膀上,輕輕揉捏。

「──但你不能否認,你更愛在台上演出的我吧?」

吻畢,艾爾文小聲的說,就聽里維苦笑兩聲,好像無法反駁。

過兩天,里維陪艾爾文到醫院檢查,了解他的受傷狀況後,知道男人下半年度幾天就要乖乖到復健科報到。
也還好下半年自己的演出行程幾乎在附近城市,想著陪伴他到醫院好了,就算是無聊的幾個小時,能在艾爾文身邊、看著他就好。

雖然不是帶著仰慕在台下遠觀、也不是在他身邊,引導他和他一起演出曲目,但卸下工作,兩人就是普通的、打算一起走過人生的伴侶。

不斷演出、鞭策自己往前的時間不知道還能持續多久。
但可以的話,想以普通伴侶的身分,一起到老到死。

就算不是在舞台上耀眼的演出者,也是你身邊、最突出醒目的、唯一。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