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8.26

[團兵]Next Lifetime02.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想了一下決定寫寫甜蜜的轉生...
草稿打完!整個心情舒爽!!!


如果註定要懷抱對他的愧疚和愛過完這輩子,艾爾文只想說,那是一個人的孤單卻又幸福的人生。
好想理所當然得做為那個”團長”,卻享受平和的生活,在一個人時,艾爾文總想著是不是死去後、未竟之夢的延伸。
夢到父親的教室、夢到地下街的相遇,在聽著依舊平靜、卻越來越遠的戀人說話聲死去,並不是多壞的人生結束。

一直覺得死亡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曾經對現在的自己感到困惑,雖然有過去巨人的記憶,但我究竟是不是艾爾文呢?那個彷彿前世的男人,是不是存在於幻想中,或現在的自己,只是那個男人對美好未來的幻想?

而且,從來沒遇過夢中的人。
艾爾文生活周遭都是一群平凡又陌生的人,就算是雙親,也不是夢中的模樣,曾經想,找到讓自己愧疚的士兵、過去的朋友、贖罪或懷念,但在二十幾年的光陰過去,人生要邁入三字頭的現在,身邊的人依舊是陌生的。

好像輕易的將現實和過去的自己劃分成兩個,就懷抱著妄想和痛苦也好,如果過去的男人是真的,那現在的自己被迫寂寞一人,也只是適當的懲罰。

艾爾文曾經想著,如果活到和團長一樣的歲數,是不是要自我了斷,那個男人給自己太多痛苦和壓抑了,如果還要懷抱痛苦到更久更年邁,那不如乾脆的死去。
就算內心這樣糾結,艾爾文還是順應著週遭人給自己的期待,努力讀書、找了一流的公司工作,並嘗試和母親介紹的人交往、又將所有的有薪休假拿去旅行。
也許、在那個時限到之前,自己可以翻遍世界的每個角落,說不定能夠找到一個人,像他懺悔也好、傾訴也罷,只要能夠找到──

從來不敢奢求遇見他。


艾爾文呆看著走進來面試的人,長相、說話聲音、還有不笑時帶著些許不耐煩的氣質,對方並沒有任何情緒上的變化,壓抑著想要對他大喊或吼叫的衝動,接近痛苦的遏止想要抱住他對他懺悔的心情──
我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如果說過去是看不見底的黑闇黑洞,那他的出現,對自己來說就是光明和唯一的救贖。

「──我愛你,請你再一次、來到我身邊。」

在緊抱住里維的同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不曾在這個世界順暢呼吸過,在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同時,自己才真正感到活著。

但,一切也不是那麼簡單順利。
看似平順的和里維交往了、接吻了,兩人也選擇同居,艾爾文也因為里維的關係,陸陸續續見到好幾個擁有舊時記憶,或沒有記憶卻幸福的人,但內心總是空洞著,完全無法好好掌握和里維交往的進退拿捏。

是喜歡他的、就算沒有過去的艾爾文。
曾經努力沉思著如果沒有艾爾文團長的記憶,自己會不會喜歡上里維呢?想了非常久,是真的很喜歡他,和他並肩工作時喜歡他的細心,也喜歡他觀察入微的體貼性格。

可以的話,想和里維度過那個男人無法和兵長享受的甜蜜,但偶爾、還是擔心里維對自己的情感,是建立在對團長的。
這些都不是可以和里維說出口的話,但艾爾文也不知道要怎麼說,畢竟里維看到自己就會開心的笑、那個笑容讓人幸福,再怎麼說都無法將內心糾結成一團的思慮倒到他身上。

不可以再給里維壓力,離開工作崗位後,艾爾文疲倦的回到家,打開門後,看所有的燈都被關起來了,看看時間的確也該休息了,想著里維本來想和自己度過兩天假期,有些愧疚。

小心的打開小燈,想著洗洗澡就到床上陪伴里維吧,卻看戀人醒著,睜大雙眼看著自己。

「艾爾文──」
「嗯?抱歉、你快睡吧──」
匆忙說了句話,艾爾文翻著抽屜、拿出毛巾和換洗衣物,轉身要往浴室去。
「等一下!」

忍耐和煎熬都到極限了,里維想著自己到底哪來的勇氣,看艾爾文轉過頭,臉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剛剛匆忙掠過的關係,沒有注意到里維身上穿了什麼,看他穿著輕薄布料的上衣,嘴巴緊抿著瞪過來的樣子,很明顯的等待自己做出反應。

要做出什麼反應呢?艾爾文內心動搖著,但又覺得戀人好可愛啊,那是單純的想要為自己付出什麼,平時的里維絕對不會主動要求親暱的行為,就算是好不容易抓準時間,他也會考慮自己熬夜或禮拜一的工作行程,體諒自己工作忙碌所以不再多要求什麼。
只要一想到他為自己的付出忍耐,就覺得內心糾結的一切非常愚蠢,艾爾文舒了口氣,看里維肩膀抖動、眼淚都快被逼出來的可憐模樣。

「我愛你,里維。」

坐到床邊,艾爾文撫摸他的臉頰,看里維鼓起臉頰有些不滿,知道他想要的是更多。
低下頭親吻戀人的臉頰,聽他發出不滿的哼聲抗議,真的、打從心底深愛著他,無論他是不是那個拯救自己、讓自己從痛苦解放的英雄。

在屬於彼此的溫暖家中,擁有彼此,比什麼都美妙重要。
艾爾文笑出聲,改為親吻里維的嘴唇,手撫摸上他為自己穿上、薄紗的衣料。

真的是、除了美好甜美外,沒有其他形容詞的兩人關係。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