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9.03

[團兵]Next Lifetime 04.

Category: 進擊的巨人


繼續寫~最近就是個修羅場~


和艾爾文做愛時,里維總是會陷入角色錯亂的錯覺。

「艾爾文、艾爾文──」

手輕輕揉捏他的頭髮,那柔順又有些蓬鬆、保養良好的髮絲,和過去記憶中粗糙又硬的手感完全不同。
男人的親吻不曾間斷過,手撫摸自己的臀部,偶爾有意無意的撫摸因為震動而抖動的貓尾巴,可以看見他笑得開心、笑到眼角的笑紋都跑出來了。

這個、也不一樣呢。
里維感覺體內的玩具不住滑出體外,不曾和艾爾文說,將過去的團長和現在的他混在一起,有種背著戀人偷情的刺激感。

團長的做愛總是又壓抑又粗暴,也許每次都在時間的夾縫中尋找做愛的時機,總是壓抑太久了,親吻總是粗魯的主導著、壓迫著自己的一切,將自己壓上床後,為了方便進入總是從背後來比較多。

雖然不討厭他一股腦宣洩對自己的慾望,但做愛時總是想要看著他,那雙總是刺激情慾的雙眼、還有好看的臉龐,那些讓自己更容易投入性慾的材料,在和團長做愛時,是非常奢侈的。
但艾爾文,總是非常溫柔的,里維輕易看見他眼底的溫柔,連手中的動作都是,無論如何極力的刺激他、找了許多新花樣想激起他更身層的慾望,但艾爾文總是溫柔又壓抑的舔吻過自己全身,如果不到受不了哀求他,他大概是不會主動做愛的。

「哈啊──」
死命抓住他的手,要他撫摸自己的慾望,里維張嘴輕咬艾爾文的頸部,想著該死的這傢伙不管怎樣都是禁慾過頭的混蛋。

不過,現在的兩人,第一次做愛也是又快又急。

艾爾文看里維焦慮的頻頻皺眉,內心的慾望不斷膨脹卻又努力想遏止。
每次看里維渴求到快哭出來的模樣,都會覺得不捨,畢竟過去每次做愛完都好後悔,想要再更對戀人溫柔一些、但只要想起過去、或想起現今兩人的第一次,就覺得,在甜蜜之外,還要對他更溫柔些。

是在辦公室和里維發生第一次關係的,是的,就在兩人好不容易相見的那一天。
當里維承諾會在自己身邊,艾爾文就停不下來的想親吻,想撫摸這失而復得的戀人,里維也溫柔的接受自己的粗魯,當時的自己將他壓在桌上,直接扯下他的褲子,舔吻上渴望進入的身體,並在稍微濕潤之後,就將勃起的慾望插入。

里維的身體緊繃到讓艾爾文知道自己過於急躁,但想要退出時里維又緊抓著自己的手,從背後看他不住顫抖,手摀著嘴巴努力想嚥下呻吟。
這是我的里維,不是過去兵長的,我也不是團長了,為什麼要對身艾的戀人殘忍?

「里維、我愛你,最喜歡你了。」
無論是兵長的他,還是現在的戀人,都為了自己忍耐好多,艾爾文已經決定了,這輩子的溫柔和愛戀,都會毫不保留的灌注在他身上、只為了他付出一切。
「──喜歡就快做啊!笨蛋。」
就算是罵人也想溫柔,里維知道艾爾文和自己的心情是一樣的──
小心的將貓尾從裡為身體裡拉出,看他雙眼淚汪汪的樣子,艾爾文想,到底誰能拒絕。

「我好幸福。」
小心的將慾望埋入里維兩腿間,聽他開心的喘息、嘴角上揚的模樣,艾爾文想著,過去再怎麼掙扎痛苦,現在、自己擁有太多又太美好的了。
里維主動給自己一個吻,小聲的在自己耳邊,也說了一句幸福,可以感覺他身體迎合自己,那充分擴張的身體和慾望契合的包容著,讓人忍不住更用力的頂入戀人體內。

「嗯、艾爾文──」
里維抓住自己的手,要自己撫摸隔著輕薄布料挺立的乳首,艾爾文照做了,但是並不是溫柔、而是惡意的捏著、像要懲罰戀人的主動誘惑。

自己還是無法完全控制住衝動。
戀人的一切都太完美了。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